夫妻搭档给胎儿做性别鉴定 百名女婴被活活扼杀

By hdgq at 2010-09-17 • 0人收藏 • 604人看过
面包车、出租房,在宁波有这样一对夫妇,每天出入这些场所,不为别的,他们就是在这些场所,给胎儿做性别鉴定。从2月20日到4月28日,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内,这对夫妇已经用抽羊水、验血等方式为442人做了胎儿鉴定,近百名即将诞生的女婴,就在这对夫妇手中被活活的终结了。
这对夫妇就是张标夫妇,今年6月,以他们为首的涉嫌对胎儿性别鉴定团伙中的8人已被三门县公安局在宁波抓获,另有数名嫌疑人在逃。后经检查机关批准,张标等6名嫌疑人被三门县公安局执行逮捕。
三门的孕妇爱到宁波做B超
近年来,三门县人口性别比严重失调,男多女少是出了名的,2009年性别比位于全省倒数第五,2010年被列为全省性别比重点整治县。这个和当地严重的重男轻女思想密不可分。
今年上半年,三门县计生局工作人员在工作中发现,该县每年有不少孕妇特别喜欢往宁波跑。更奇怪的是,有不少孕妇,去了宁波回来后,原有的身孕突然消失了。
后经当地的一些居民透露,原来在宁波有个地下B超点,可以给胎儿做性别鉴定、还给孕妇提供人流、引产等服务。可以说,这个B超点为三门人口性别比严重失调的做了不少“贡献”。
当事实确定后,三门县计生局将此事报给了当地的公安部门,三门县警方迅速成立了专案组介入调查。
从性别鉴定到流产、引产
三门县公安局治安大队的杨晓宁队长说,自他们开始调查这起案子以来,发现对方的警惕性极高,行迹也相当的狡猾,前后加起来总共进行了六次左右的围捕,才将嫌疑人抓获。
通过这几次的围捕以及先期的摸底调查,警方发现,这是一个组织相当严密的团伙,团伙内部人员分工明确,反侦查能力也相当的强。
当有孕妇前去检查时,往往先是通过外部人员与孕妇在某个地点接洽,碰头后,孕妇必须独自与来接洽的人,一起乘坐出租车去做B超的面包车所在地,而这个面包车的所在地是随时在变化的。
上了面包车之后,性别鉴定就开始了,鉴定的人员往往不会直接告诉孕妇结果,而是通过收费的方式告知,一般检查出来如果向孕妇收取600——800元钱,说明是男孩,收取300——400元钱的话则是女孩。
除B超鉴定之外,这个组织内部还有更先进的鉴定手段,像羊水化验,也就是绒毛检测,一般只要怀孕55天左右就可以知道性别;抽血化验,更是只要怀孕一个多月就能鉴定出来。这些鉴定手段,收费高达2000元左右一次。但是有关专家说,这些检测方法其实是有害的,很有可能会导致新生儿畸形。
性别鉴定结果出来后,如果是女孩子的话,接下去的就是更进一步的服务——流产或者引产,该团伙的相关人员就会把孕妇从面包车上,带到出租房内进行手术。这个出租房也是有“门诊时间和地点”的,一般一、三、五在北仑,二、四、六在鄞州。
团伙内部到底何许人也?
该团伙内部的头头就是张标夫妇了。张标,今年42岁,安徽省颍上县人。他的妻子刘凡侠,今年43岁。
这两人几年来,因非法行医多次受到有关部门查处,不过每次他们都能换新名字,重操旧业。夫妇经常开着B超车来到三门、临海等地“巡诊”,生意红火,之后刘凡侠的侄子刘超夫妇、刘斌夫妇也一同加入。
在这期间,刘凡侠因为非法接生导致一名产妇的婴儿死亡,产妇子宫被切除,刘超妻子马文芹为他人非法接生,致产妇及婴儿死亡,一伙人先后都因非法行医获刑。
不过一年的刑期似乎没什么惩戒效果,刘凡侠和张标刑期一满,继续召集人手,干老本行,只是行动更加小心谨慎,将“服务”对象定位于宁波周边城市的孕妇,特别是台州市的三门、临海、天台一带重男轻女观念较为严重的地区。
2008年10月份,刘凡侠以5000元/月的高薪,请妇产科医生、湖北人李秋娥做堕胎、取环等妇科手术。张标到北仑专门租了一套房子,准备好产床、手术器械和堕胎所需的药物等。李秋娥正式“上班”后,照完B超的孕妇可以直接由她进行引产。
女婴还未出生就被扼杀近半孕妇堕胎
据三门计生和公安等部门统计,仅从2010年2月20日到4月28日,做过抽羊水、验血这两项检查的孕妇就多达442人,其中台州籍妇女250人,占孕妇总数的56.5%,非法获利在七八十万元左右,这还不包括更多以B超方式进行胎儿性别鉴定的孕妇。
专案组民警之前已经找到了47名台州籍孕妇进行调查,发现其中检查出怀有女胎的20名孕妇均已通过药流、引产等手段进行堕胎。而这,仅仅是已知的一小部分。许多孕妇当被鉴定出胎儿是女性后,基本上都进行终止妊娠手术,所以,最终的数量应该相当的庞大。该团伙的行为已经直接导致了三门当地男女比例的严重失调,妨碍了人口的良性发展。
1 个回复 | 最后更新于 2010-09-17
2010-09-17   #1
生女的有什么不好,我就觉得挺好的:P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