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境》叶辉对话鲍贤伦 

By 隅者 at 2011-01-02 • 0人收藏 • 1203人看过
(注:叶辉,三门人氏。)

对话鲍贤伦:书法竞争比的就是对古人的解读能力时间:2010年初冬地点:杭州西湖畔某茶馆受访人:鲍贤伦采访人:《艺境》执行主编叶辉采访鲍贤伦先生是在2010年初冬的一个下午,美丽的西子湖畔。谈话从他的书法开始。《艺境》:您的隶书吸收了秦汉简牍的特点,给书法界带来了很强的冲击,虽然前几年争议很大,现在却是一片叫好声。我注意到一个现象,以前大家对书法创新的接受速度很慢,现在似乎“提速”了,对一些优秀的创新作品接受的速度越来越快。作为一个过来人,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鲍贤伦:只有对传统的理解深入而独特的创新,才会出现这种情况,这不是一般的创新,一般的创新谈不上出现“难被人理解”的情况。对传统理解非常深入,而且表达方式非常个性化,几乎都逃脱不了这个命运。现在书法界的现状,不是认识不到传统的重要性,而是深入程度不够,大多在浅层次徘徊,一旦有深的东西往往不容易被理解。即使是对传统理解比较好的人,遇到独特性的东西也往往一下子反应不过来,他们也需要时间。真正的好东西,一部分人会先回过神来,发现这是个好东西,社会才会稀稀拉拉的响应。《艺境》:探索往往意味着风险,您怎么看待书法创新与继承传统的关系?鲍贤伦:创新都是在传统的基础上进行的,并将进入传统。没有传统,就没有创新;没有创新,传统也就无法延续。现在写字的人在较量,在竞争,实质性的就是对古人作品解读能力的竞争。字帖什么大家都能看到,理解能力和转换能力是关键,对古人理解深的话才会是好的,如果不好,肯定是理解不够深。就这么简单。所以,关于时代性和古代书法艺术的问题,我有个比方。一个人对古代文化的理解程度,就像他的德行修炼,是要靠修靠炼的,时代性的问题你不修炼它也存在。人如果没有坚定的道德价值判断作为导向,要被同化甚至腐蚀太容易了,周边的环境会成全你的,但是理解古人的东西就难,因为语境关系都变了,理解起来就有隔阂的。《艺境》:记得前几年您搞的第一个书法大展的主题是“梦想秦汉”,那次展览给书法圈带来很大冲击,让人至今记忆犹新。这个命名有什么讲究?鲍贤伦:杭州恒庐美术观的展览有个习惯,就是每个展览都有个主题。美术馆提出这个要求后,我想也是好事,正好自己可以给展览做个命名。我把展览主题叫“梦想秦汉”,还写了一段文字,秦汉是我的理想,梦想是一种状态和一个过程。我没有用“梦见”,也没有用“梦到”,用“梦想”是因为还处在发生的过程中,方向感是确定的,价值目标是确定的。这么定了之后,人家才明白原来你写的也是隶书,隶书里边主要是“秦汉”。大家到展厅一看,发现原来字也可以这么写,而且满满一个展厅都是这样的东西,很具有“轰炸性”,一时杭州
3 个回复 | 最后更新于 2011-01-04
2011-01-02   #1
愚者兄的这些材料都是从哪找的?尤其是三门古典的一些资料,佩服!
2011-01-03   #2
资料是叶辉传给我的。
他过几天要回三门,有兴趣认识一下,你作个东。
叶辉现是目前中国最实用、最受欢迎的理财读本,发行量居同类杂志之首的《投资与理财》主席记者,《艺境》主编。曾是知名的时评作者。


附:
叶辉(原郑州晚报编辑,现任《投资与理财》杂志首席记者)
不知不觉间来北京定居已经三年多了。偶尔想起,总觉得时间快得吓人,恍惚间觉得自己还在郑州,还在与晚报的同事们一起做版,下夜班后一两点钟要闻组一起去对面喝啤酒吃夜市。
北京媒体圈朋友相聚,除了问“你原来在哪里上班”,还喜欢问“你老家是哪的”。对于第一个问题,我的回答是“郑州晚报”,至于第二个问题,除了说“浙江”外,如果在场的有河南人,往往还会补充一句“我是半个河南人”。
偶尔我也会想,如果不是因为追爱来北京,现在很可能还在郑州晚报上班,还在与大家一起“战斗”。
在河南上学并参加工作,这里的一切我太熟悉,这里有我太多朋友,也有太多美好回忆。(郑州晚报)
2011-01-04   #3
我做东可以啊!他来时,愚者兄电话给我,或直接带他来山庄也好!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