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摄影师谈中国纪录片:拍摄手法太复杂

By 星期天 at 2012-12-07 • 0人收藏 • 541人看过
 12月4日,20 12中国(广州)国际纪录片节进入第二天。著名导演、纪录片《海洋》摄影师卢西亚诺·托沃利成为当天的焦点,他接受了南都记者的简短专访。  出生于意大利的卢西亚诺是当今世界最有名的纪录片摄影师之一。他从1971年开始拍摄纪录片,1972年便跟随安东尼奥尼到中国拍摄了《中国》,这部纪录片从独特视角描述了1972年的中国,成为当时中国社会现状的重要见证。卢西亚诺至今仍活跃于世界摄影界,20 0 2年,他与雅克·贝汉合作,担任《海洋》一片摄影师。

2 个回复 | 最后更新于 2012-12-07
2012-12-07   #1
本帖最后由 星期天 于 2012-12-7 11:28 编辑

 谈《中国》:历史就是历史,它已然发生  南都:在中国,很多人非常推崇安东尼奥尼拍摄的《中国》,当时你是怎么参与进这部纪录片的? 谈《中国》:历史就是历史,它已然发生
  南都:在中国,很多人非常推崇安东尼奥尼拍摄的《中国》,当时你是怎么参与进这部纪录片的?卢西亚诺:《中国》这部电影拍摄的是你们父辈的时代,那个时代环境是比较特殊的。我们之所以拍摄这部片子,其目的是想表达我们对中国人民的喜爱。我当时还是一个年轻的摄影师,在来中国之前,我心中也存在着很多疑问。我甚至不知道安东尼奥尼为何要选择我,当时法国还有很多其他很有名的摄影师。就这样,1972年,我跟着安东尼奥尼抵达中国,然后拍摄了这部片子。  南都:《中国》拍出来之后,无论在中国还是世界上都受到非议,你们当时怎么看待这些争论?
  卢西亚诺:的确如此,有人认为我们丑化了红色中国;而在西方,很多人则批判我们没能将中国的真实情况呈现出来,反而刻意美化了中国。事实上,我们并没有什么倾向性。我拍摄的只是中国老百姓的真实生活,我们关注的是人的真实状态。如果真实状况是这样,那我们就必须接受事实。当然,我也必须承认,虽然我们拒绝给予纪录片任何判断,但我们肯定会有自己的观点,这些观点必然会融入我们的影片中。因为我们不是中国人,无法对此现象给予绝对公正的评论。但是无论如何,历史就是历史,它已然发生,我们只是去记录历史。
  南都:除了记录了中国当时的状况,《中国》还特别善于使用长镜头,这似乎成为安东尼奥尼一贯的风格,当时他有对你特别要求吗?
  卢西亚诺:没有。我到现在还记得,当时我们从香港飞到北京。我一下飞机,看到五星红旗,就以为开始接触中国了,就想打开机器开始拍。但安东尼奥尼阻止了我,他让我不要着急,要先对中国有所了解再拍。当时在北京,我的很多拍摄都是非常自由的,并没有干涉。比如说,其中一段太极拳的部分,是我闲逛时拍下来的。直到我们在罗马整理拍摄素材时,安东尼奥尼才发现这部分的内容。他当时惊呼“噢,是谁让你拍的,是你自己拍的吗?”他甚至还向我说了一声“谢谢”。我们当时大抵就是像这样在拍摄。

2012-12-07   #2
 谈中国纪录片:手法太复杂,就偏离了  南都:你除了同安东尼奥尼合作,你还同诸如雅克·贝汉等导演合作过。每个导演都有自己的镜头风格,你是如何去把握和诠释不同导演的特点的呢?
  卢西亚诺:一个成熟的纪录片导演,他不会给摄影太多要求和限制。他只会告诉你自己的原则,然后任由摄影自由发挥。一个摄影师要做的,就是根据导演和电影的要求,进行不同角度的拍摄。无论是安东尼奥尼,还是雅克·贝汉,我们的合作都是如此。这一点同样适用于摄影师和动画制作者。反之,只有不合格的导演才会想着千方百计地指挥摄影,让他们在拍摄时晕头转向,索然无味。如此下来,拍摄效果也不会理想到哪里去。
  南都:四十年之后的今天,若要你再拍中国,你会选取什么样的角度来拍摄?
  卢西亚诺:纪录片并不是为了呈现出某种特定的角度,它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还原真相。如果让我再拍摄中国,我会更多地选取最能表现当下中国的角度,我不会对任何现象作出评价,我希望它不是一部带有偏见的电影。
  南都:在这次纪录片节上,你还担任了评审,你对中国纪录片是否了解?
  卢西亚诺:我之前并不知道有这样的活动,这是我第一次参与到中国(广州)纪录片节。在这段时间,我看了很多中国和其他国家的纪录片。相比其他国家的纪录片,中国的纪录片优点在于制作非常真诚,是由导演去发现场景,而不是制造场景。如果要我给他们什么建议的话,我希望他们能拍得更自由,风格能更简洁。如果纪录片拍摄手法相对复杂,很容易让纪录片变成一部虚构的电影,而不是纪录片。
  (记者颜亮 实习生麦靖怡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