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今举行大选投票 朝野候选人上演“雌雄对决”

By day at 2012-12-19 • 0人收藏 • 285人看过

2012年7月10日,韩国首尔,韩国执政党新国家党实际上的党首、前总统朴正熙长女朴槿惠参加活动时宣布参选总统。中新网12月19日电 韩国第18届总统选举投票19日举行,两大主要候选人、执政党新国家党朴槿惠和在野的民主统和党文在寅将上演“雌雄对决”。根据选前最后一轮民调,韩国历史上的首位女性总统候选人朴槿惠支持率微弱领先,但优势并不明显,大选结果仍然难以预测。朴槿惠:做好准备的“女总统”朴槿惠是韩国前总统朴正熙的长女。1979年,朴正熙遇刺身亡,朴槿惠自此远离政治近20年。1997年,她重返政坛并于次年当选国会议员。2004年3月,朴槿惠当选大国家党(后改名为新世界党)党首。2012年7月,朴槿惠宣布参加韩国第18届总统选举。这是现年60岁的朴槿惠第二次参选总统,她2007年在党内预选中以微弱劣势不敌现任总统李明博。此次宣布参选后,朴槿惠一直被外界看好,她以压倒性优势成为新世界党总统候选人。朴槿惠承诺将推动“经济民主化”,增加社会福利,并结束韩朝互不信任的对立局面。新世界党表示,如果朴槿惠当选,将成为韩国历史上首名女总统,对韩国具有象征意义。而且朴槿惠身为女性领导人,善于包容、强于反腐,能够提升韩国总统的“领导人”形象。而朴槿惠提出的“做好准备的女总统”选举口号也为她赢得了更多女性的支持。
2 个回复 | 最后更新于 2012-12-19
2012-12-19   #1
文在寅:“卢武铉的影子”在野党民主统合党候选人文在寅现年59岁,曾在卢武铉政府中担任青瓦台秘书室长,被称为“卢武铉的影子”。当选民主统合党候选人后,文在寅表示,愿成为一个治愈国民痛楚的“疗伤”总统。按照文在寅的说法,这次总统选举是“未来势力与过去势力、新政治与旧政治、平民候选人与贵族候选人”对决。他表示,如果当选韩国总统,将打破既得利益阶层掌控的政坛和财阀、检察相互勾结的特权垄断,建设普通人优先的国家。将通过南北经济联合,向朝鲜派出特使,邀请朝鲜方面参加总统就任仪式,并力争在上任第一年举行南北首脑会谈。大选期间,文在寅和无党派人士安哲秀的竞选团队曾就“单一化”问题争论不休,最后时刻,安哲秀宣布退选,呼吁拥趸转为支持文在寅,大选“雌性对决”的局面才得以成形。分析认为,本届总统选举呈现执政党和在野党、保守派和进步派、工业化对民主化之间“对决”格局。另外由于朴槿惠和文在寅各自的身份背景,大选也被认为是“朴正熙对卢武铉”的较量。大选形成两强格局 选战激烈难分伯仲此次韩国大选共有7名候选人登记,但随着无党派安哲秀的退选,朴槿惠与文在寅的两强对峙局面难以撼动,两人的支持率始终不分上下,而拼政策、拼形象成为选战的着力点。本届大选中,经济与民生是选民最关心的议题,其中经济民主化更是重中之重。朴槿惠和文在寅都强调对韩国财阀进行改革、强化公正交易、保护小巷经济等,但在具体操作层面则有较大分歧。在福利领域,朴槿惠与文在寅也纷纷向选民许下各种承诺以争取民心,例如提供无偿教育、减轻国民的医疗费负担、减轻大学生的学费负担等。对朝政策方面,两位候选人基调“大同小异”,朴槿惠与文在寅都主张对重启南北对话持积极态度,希望实现南北首脑会谈,缓和南北关系,扩大南北经济交流。但两人在外交安保领域存有差异。面对朝鲜可能的“挑衅”,朴槿惠力图表现出在面对危机时自己有坚决、系统的应对态度,而文在寅则更注重为预防危机发生,在事前积极进行缓和双边关系的努力。随着选战越来越激烈,在最后一段时间,朴槿惠与文在寅的互相攻击也渐入高潮。候选人阵营之间“消极竞选”、“黑色宣传”及诽谤活动愈演愈烈。这种情况遭到了各方的谴责。朴槿惠表示,应该从本届选举起根除诽谤活动的弊端,采取严厉措施,全面应对政治把戏、不实言论和诋毁行为。据介绍,现代韩国选举制度始于1948年5月10日实行的普选。韩国总统由全国范围内平等、直接和无记名投票产生,任期为5年,不得连任。根据宪法,当出现总统死亡或者伤残时,总理或国务会议成员将临时代理总统之职。
2012-12-19   #2
朝鲜射星为大选增添变数在韩国大选最后的如火如荼阶段,朝鲜突然发射“光明星”卫星,给原本就混乱的韩国选战增添了新的变数,韩国舆论直呼“局势难以预测”。报道指出,朝鲜射星在引发韩国政府方面紧急应对外,两位候选人的“半岛危机管理能力”亦成选战焦点,新世界党和民主统合党竞选阵营均在射星当日表态谴责朝鲜。朴槿惠指其“不仅仅是对韩国的挑衅”,“也是对国际社会决议的正面挑战”;文在寅也强调,“朝鲜公然违反了联合国安理会决议”,“坚决反对朝鲜威胁半岛和平的行为”。但韩国《中央日报》指出,双方强调的重点实则不同,朴槿惠倾向于“安保论”,文在寅倾向于“安保无能论”。朴槿惠呼吁选民选择“拥有明确国家观念的势力来接管国家”,称“无论朝鲜怎样挣扎,国民们都不会有一丝动摇”;文在寅则批评现政权没能监测到朝鲜卫星发射实情、对金正日逝世也是全然不知,“反映出新国家党政府安保无能。”也有韩国选举专家认为,“来自朝鲜的风险”经常在各大选举中被候选人利用作为筹码,选民十分熟悉候选人打“朝鲜牌”的情况,因此朝鲜射星不会给大选结果带来实质影响。《金融时报》对“朝鲜因素”对韩国大选影响力的看法与此相近,其报道称,相对于同期进行大选的日本,“外交政策”对韩国选举结果的实际影响更小,韩国民众更关心的是经济增长和财富分配。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