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下岙周村

By day at 2012-12-19 • 0人收藏 • 685人看过









2 个回复 | 最后更新于 2012-12-20
2012-12-19   #1
  “石窗何处见,万仞倚晴虚。积霭迷青琐,残霞动绮疏。”这是唐代诗人陆龟蒙所描绘的石窗景色。它如一幅绮丽的图画让人感受到一种恬淡安宁的文化气息。下岙周村便到处都是石窗。   走进下岙周村,穿过缀满青苔的卵石小径,一座座依山而建的古民居次第排开,民居坐北朝南,大多为四合院式,沿中轴线自南向北依次为台门屋、天井、正房,两侧为厢房。所有建筑墙体裙肩为卵石盘筑,外饰蛇蟠石窗。   环望这些背倚秀美青山的古建筑,深深陶醉其中。自外看,高大宏伟的马头墙有骄傲睥睨的表情,也有叠巧飞扬的韵致;灰白的墙壁被时间涂划出斑驳的线条,更有了凝重、沉静的效果。特别是镶嵌在民居外墙上的近百扇纹饰各异、大小不一的清代至民国石窗,可称得上是天然石窗艺术博物馆。   民居上的石窗,主要用于建筑外围的前壁、后壁、侧面和山墙上作为窗户的花栏。石窗打破了建筑单调的平面墙体布局,丰富和美化了居住环境的空间层次,与高耸的马头墙、黝黑的青瓦、鳞次栉比的飞檐翘角组成了协调的人文景观。民间认为“气不能太盛,也不能太漏,宜有藏有露”,故石窗摆放既与建筑整体相适应,又与传统民族文化观念相融合。每一扇石窗,都是一幅立体的画面,一个寓意深厚的故事。这些石窗构想独特,有的开栏,有的开光,极讲究艺术的对比与组合,高低有致、大小适合、有虚有实、疏密对称,和建筑有机地组合成一个完美的整体。又与精美的木雕、砖雕、灰雕等姐妹艺术相组合,使整个建筑充满了浓郁的艺术魅力。如果说一座古宅是一位风韵犹存的古典美人,那么石窗就是她顾盼生辉的美目,使她更具风情,更增雅韵。   下岙周石窗在图案的设计上既传承了传统工艺,又兼具地域特色,题材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又注重表意、象征和比喻,既有“龙凤呈祥”、“太狮少保”、“双龙戏珠”等寄托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寓意吉祥喜气的图案;又有直接表达了对“福”、“禄”、“寿”、“喜”等美满生活追求的图案;有的图案表达更为直接,“蝙蝠”象征着福,“鹿”象征着禄,“花瓶”象征着平安,“钱”纹象征着富裕,“万”字象征着万事如意……这些图案反映了古代下岙周人们的爱好、愿望和理想,寄托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充分展示了当时民间工艺的高超和文化的灿烂。
2012-12-20   #2
                      石窗何处见,万仞倚晴虚
                          陈建华
  “石窗何处见,万仞倚晴虚。积霭迷青琐,残霞动绮疏。”这是唐代诗人陆龟蒙所描绘的石窗景色,如一幅绮丽的图画,让人感受到一种恬淡安宁的文化气息。走进三门湾畔,穿过狭窄幽深的卵石小巷,时常能见到白墙黑瓦的乡村古宅,在那些高挑的马头墙下,镶嵌着一扇扇雕工精美、构思巧妙、寓意深远、题材吉祥的石花窗。这些产自三门湾蛇蟠岛的石窗,虽经几百年的风雨侵蚀,历尽沧桑,却依然保持着古朴、静美的风韵,如一个个遥远的故事,引人无限遐思。
  在三门县海游镇,有一个山环水抱的小山村——下岙周村。下岙周原名石埠头周,因旧时村前宁和溪边有一石砌埠头,且村民姓周而得名,后演化为下岙周。下岙周的美,美在与环境浑然天成的和谐,“古树高低屋,斜阳远近山;林梢烟似带,村外水如环。”——这几句诗,就是它最好的写照。这里一砖一瓦、一树一居都非常注意人和天、地、山、水的和谐关系,或枕山面水,或临溪而居,入眼即是画,步步皆是景。青山和绿水环绕着粉墙黛瓦的村落,加上飘渺朦胧的薄雾、古意盎然的卵石小径,俨然一幅江南风韵的水墨丹青画卷。或许她只是一座普通的村落,没有出过永垂青史的名人,也没有引人入胜的奇景异色,可村中保存完好的古民居和宗祠却令她多了几分历史的厚重感,不免让路人为之驻足,并凝思喟叹。
  一入村口,便是奚氏祠堂,一座普普通通却写满沧桑的古建筑,犹如下岙周村一样朴实无华。下岙周村的历史也许不能与其他那些源远流长的宗族世家相比,但相同的是,他们都注重耕读传家的传统,勉励子弟上进,追求风雅的情趣。这一点,从祠堂三间上直立高悬的两块古旧的匾额就可以看出来,一块是嘉庆年间的钦点“翰林院检讨”,一块是光绪年间的钦点“御前侍卫”,标识着祖先的身份和地位之荣耀,从教化角度说,则是为后人树立了榜样和楷模。此外,在今天下岙周纵横交错的小巷中,许多小巷由一块块石板和卵石连接而成,据说是为了让读书人足不涉泥、雨不湿靴而专门铺设的,足可见下岙周村人的用心良苦和读书人在家族中的地位。
  离开古祠堂,穿过缀满青苔的卵石小径,一座座依山而建的古民居次第排开,民居坐北朝南,大多为四合院式,沿中轴线自南向北依次为台门屋、天井、正房,两侧为厢房。所有建筑墙体裙肩为卵石盘筑,斑驳的青砖墙壁,外饰蛇蟠石窗,顶上覆盖着层层叠叠的黝黑瓦片。古朴典雅的老宅由纵横交错的小巷相连,狭长的空间里飘散着历史悠远的古朴气息。
环望这些背倚秀美青山的古建筑,我们深深陶醉其中。自外看,高大宏伟的马头墙有骄傲睥睨的表情,也有叠巧飞扬的韵致;灰白的墙壁被时间涂划出斑驳的线条,更有了凝重、沉静的效果。入其内,美轮美奂的砖雕、石雕、木雕入目皆是,牛腿、门楣、漏窗、柱花布局之巧,结构之妙,装饰之美,营造之精,文化内涵之深,都在无声地展示着精心的设计与精美的手艺。特别是镶嵌在民居外墙上的近百扇纹饰各异、大小不一的清代至民国石窗,可称得上是天然石窗艺术博物馆,难怪下岙周村会被列为古村落石窗保护点。
  下岙周民居上的石窗,主要用于建筑外围的前壁、后壁、侧面和山墙上作为窗户的花栏。石窗打破了建筑单调的平面墙体布局,丰富和美化了居住环境的空间层次,与高耸的马头墙、黝黑的青瓦、鳞次栉比的飞檐翘角组成了协调的人文景观。民间认为“气不能太盛,也不能太漏,宜有藏有露”,故石窗摆放既与建筑整体相适应,又与传统民族文化观念相融合。每一扇石窗,都是一幅立体的画面,一个寓意深厚的故事。这些石窗构想独特,有的开栏,有的开光,极讲究艺术的对比与组合,高低有致、大小适合、有虚有实、疏密对称,和建筑有机地组合成一个完美的整体。石窗与精美的木雕、砖雕、灰雕等姐妹艺术相组合,是传统古建筑的精华所在,使整个建筑充满了浓郁的艺术魅力。如果说一座古宅是一位风韵犹存的古典美人,那么石窗就是她顾盼生辉的美目,使她更具风情,更增雅韵。
  下岙周石窗多姿多彩,或粗犷大方,或细腻动人,在图案的设计上既传承了传统工艺,又兼具地域特色,题材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人物、走兽、花草、亭阁、文字等,随意发挥,构思奇巧,活灵活现。下岙周石窗注重表意、象征和比喻,既有“龙凤呈祥”、“五蝠捧寿”、“太狮少保”、“双龙戏珠”等寄托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寓意吉祥喜气的图案;又有直接表达了对“福”、“禄”、“寿”、“喜” 等美满生活追求的图案;有的图案表达更为直接,“蝙蝠”象征着福,“鹿”象征着禄,“花瓶”象征着平安,“钱”纹象征着富裕,“万”字象征着万事如意……这些图案反映了古代下岙周人们的爱好、愿望和理想,寄托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充分展示了当时民间工艺的高超和文化的灿烂。
  下岙周村地处三门湾畔,水运方便,和三门湾畔许多村落一样,石窗成了民间建筑必不可少的建筑元素。这些产自蛇蟠岛上淡红、浅灰色的石窗,质地柔韧细腻,既易雕琢,又宜装饰,聪明的石匠们用厚约5厘米的石板镂出简洁而极富创意的各种图案的窗棂,把它精雕细刻成精巧绝伦的各种石窗。石窗作为建筑构件广泛地应用于建筑中,有其特殊的地域因素和文化背景,一者下岙周村地处滨海,海啸台风,气候多变,石窗易于其他材质经久耐用和防火,又美观大方;二者下岙周村多高山峻岭,海盗土匪猖獗,石窗易于抵御和防盗。独特的自然环境和人文因素,使下岙周村石窗历明、清、民国而不衰,成了古村一道亮丽的风景。
  漫步在下岙周村的角角落落,满眼古朴的青墙黛瓦,仿佛时间在这里凝滞,偶然间从斑驳的石窗中溢出久违的古韵,静谧、幽远……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