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作《带灯》首发 贾平凹:灵感是女粉丝短信

By 风平浪静 at 2013-01-11 • 0人收藏 • 747人看过
贾平凹。蔡震 摄继2010年《古炉》之后,今年,作为献给自己60岁生日的礼物,老贾捧出了《带灯》。昨天上午,贾平凹实体新书和电子书同时首发,在北京下榻的酒店,他接受了扬子晚报记者独家专访。年近花甲,人生有许多感悟,让老贾最为感慨的是,“年轻时,觉得自己什么都能干,到了60岁有点惊恐,创作上想有点突破,很难。”他形容《带灯》打破了以往的套路,是一幅质朴的淡墨书法。称自己不是开药膏的,读者可以从书中慢慢体味药性。
3 个回复 | 最后更新于 2013-01-12
2013-01-11   #1
女粉丝只发短信,不看新书贾平凹的《带灯》有一个明显的突破,那就是他首次以女性为主角,在“带灯”写给“元天亮”的信中展现了一名女性特有的柔情与细腻。问到书中的女主人公原型是否真的是出自一位女粉丝?老贾笑了笑,“小说都有原型。开始时确实是一位女粉丝的短信,让我有了写作的冲动,可是写到后来,完全与原型分离了,因为我写的不是报告文学,而是小说。”生活中,贾平凹遇到一位女粉丝,是一位乡镇女干部,经常与他联系,在短信里讲述她的生活和工作。“她还定期给我寄东西,比如五味子果、鲜茵陈、核桃、蜂蜜,还有一包又一包乡政府下发给村寨的文件、通知、报表、工作规划、上访材料、救灾名册、领导讲稿。有一次可能是疏忽了吧,文件里还夹了一份她因工作失误而写的检查草稿。”这些都成了老贾的创作素材,不同的是,以前他的作品里面出现的女性形象,基本上是围绕男人转的,例如《废都》里面的庄之蝶,“带灯”身边的一堆汉子,则是围绕带灯来转的。记者问他,新书已经出版,女粉丝怎么评价?老贾回答很快,“我和她说过,她不看。”借“带灯”之口展现基层生活此前,刘震云推出过《我不是潘金莲》,问到与之有何不同?贾平凹说,“刘震云写的是一个女人的个人故事,《带灯》则是通过一个女人,描写中国乡镇的日常生活,除了上访问题,还有救灾问题、经济问题,这些都在里面涉及到,辐射面很广。‘带灯’的命运,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带灯》叙述了一位充满文艺青年气息的女大学生萤,来到位于秦岭地区的樱镇镇政府工作,她不满“腐草化萤”的说法,改名为“带灯”。“带灯”负责综合治理办公室的维稳工作,接触了形形色色的上访人员,包括上访专业户、上访代理者等,有的人利益受侵害却不知如何维权,也有人因为一棵树上访纠缠几十年的。“带灯”处于漩涡的中心,老贾是借“带灯”之口把中国基层生活中的问题一一展现在读者面前,“它像陈年的蜘蛛网,动哪儿都落灰尘。”在近3年的走乡串镇中,贾平凹看到那里的生存者的精神状态,心情很不好,“既然不能女娲补天,那也得杞人忧天么。”一句朴素的话,道出了老贾写作这本书的真实意义。
2013-01-11   #2
水很温柔,一旦掉进就会淹死《带灯》是今年开年贾平凹带给文坛、带给读者的一大惊喜,作品不仅保持了他以往的艺术特点,更是达到了新的文学高度。贾平凹的作品通常描写的都是他熟悉的农村,《带灯》也不例外。但同样的背景,如何在创作中给读者以新鲜感,老贾可是费了不少心思,“《废都》后,我就在考虑变化写作风格。《秦腔》《古炉》人物众多,一堆人,靠细节推进,慢慢读才能搞清楚。”他形容《带灯》语言质朴,有点像西汉早先的作品,追求唯美、灵秀,有点像明清。”他称自己的作品如火似水,《带灯》是一幅淡墨书法作品,“你别看,水很温柔,一旦掉进去就会‘淹死’。”贾平凹的作品充满悲悯,他习惯用独特的视角、平实的语言描写生活的真实面目,这种面目充满了矛盾、迷茫和不解,但这恰恰是变化中的乡土中国经历的一切,因此,老贾十分清醒,“紧紧抓住中国文化背景这根绳子,是我创作的根基。”问到《带灯》究竟能给读者什么样的启发,他说:“我不是开药膏的,读者可以从书中慢慢体味药性。”老了经历多了,只想说些家常话今年贾平凹60岁,面对人生,他十分感慨,“仿佛才大学毕业,就60岁了。觉得年轻时,什么都能干,到了60岁有点惊恐,创作上想有点突破,很难。”他说,年轻时写的东西,不是体验,是模仿,喜欢摘录,追求唯美语句,老了,经历多了,只想说些家常话。每隔3年,贾平凹都会推出一部长篇。每天早上7点半,去工作室写作到11点半,下午2点半,写到5点半,是他多年来雷打不动的生活状态。如今,让他困惑的是,“会议太多,活动太多。”问到对《带灯》新书未上市,就遭遇盗版,有何反应,他摊开两手,“很无奈。起码把完整的小说弄的瓦解,形式给破坏了。可笑的是,《收获》连载中结尾的‘未完待续’,盗版也一字不落。”他说,遭殃的不是他一人,还看到盗版《带灯》和盗版的莫言作品放在一个书摊上卖。“看似谁都在管,可是似乎又谁都管不了。”问他,对莫言获奖,有何评价,他立马打岔,“我很久没见到莫言了。扬子晚报特派记者 蔡震 北京报道
2013-01-12   #3
很无奈。起码把完整的小说弄的瓦解,形式给破坏了。可笑的是,《收获》连载中结尾的‘未完待续’,盗版也一字不落。 在天朝 真的感觉很悲哀啊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