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富商指使弟兄8年杀8人 收买警察海关

By 小yang at 2013-01-11 • 0人收藏 • 557人看过
新京报 http://images2.china.com/news/zh_cn/social/1007/20130111/201301110846595006900.jpg夏克明(右一)等4名被告人在法庭上受审,夏克明闭着眼睛。法院通讯员 摄 “要干活儿”、“租个房子”……这些都是夏家兄弟的杀人暗号。勒死、碎尸、抛尸,对于他们都已习以为常,“不是什么难事”。8年内犯8条命案,北京商人夏克明勾结北京市公安局人员汪浩、天津海关缉私处原副处长胡丛华试图摆脱法律制裁。近日,一个4人团伙被法院终审判处死刑。
A16-A17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媛
2012年12月18日,朝阳春秀路旁的一处老旧小区内,夏家的防盗门蒙着一层厚厚的灰尘,纱窗也结满蜘蛛网,早已无人居住。
这里很难看出曾是千万富商的家,身背八条人命的夏家兄弟,在邻居眼中的印象还停留在上世纪80年代就外出闯荡,偶尔回来看望父母,“话不多,看上去挺文气”。
6 个回复 | 最后更新于 2013-01-11
2013-01-11   #1
深圳淘金回京发展 夏克明、夏克治两兄弟,相差4岁。
现年48岁的夏克明,妻子是海淀一所知名大学的哲学系老师,儿子在海外留学。
年轻时,夏克明混迹于某机关,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之初,因投机倒把罪被判处3年徒刑。出狱后,他到深圳等地做生意,上世纪90年代就赚得第一桶金几十万,打道回京从事外贸生意。
因业务上的往来,1996年夏克明认识了办公司的女老板杜某。各自有家的两人,发展成为情人关系,“我们之间有过真感情。”夏克明在供述中说。
杜某出身教师之家,父母都是教师,丈夫的家世也很普通。
但据知情人士透露,杜某与夏克明认识时还不到三十岁,但是交际能力、业务能力极强,尤其在政府机关都有很深的人脉,一些职能部门的负责人都与其熟识,深深吸引了“憋着一口气想要成功”的夏克明。
夏克明供述,上世纪末,杜某面临经营困难,公司几乎快要解体。他将自己赚得的第一桶金拿给杜某补窟窿。之后,二人越走越近,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10年有余。
2013-01-11   #2
看守所内遥控杀人 在杜某帮助下,夏克明来到北京地级通办公设备有限公司(下简称地级通公司)担任业务部经理,负责公司外贸业务。
在这家公司,夏克明开始了“杀人之旅”。
刘某是夏克明投机倒把坐牢时的狱友,当时地级通公司需要从国外进口一批电缆线及接插件,刘某在其中帮忙。但这笔货物被海关查扣,夏克明也因涉嫌走私被天津海关缉私局拘留。
夏克明担心刘某会供出自己更多的事情,就想让刘某人间蒸发,“我在天津一个看守所时,杜某找了一个所长,安排一个警察把手机给我,我拿手机和弟弟夏克治联系”。
“父亲没得早,家里的事都听哥哥的。”夏克治说,他也曾先后三次被判刑入狱,身边的朋友杨辉、陶纯都是有案底的人。
法院审理查明,1999年12月间,夏克治纠集杨辉、陶纯等人,将刘某挟持并关押数日后带到房山区十渡镇附近。杨辉采用勒颈的方法将刘某杀害并焚尸,后将尸体运到丰台区一间单元房内碎尸,最后将尸体碎块抛至南戴河海域及附近树林。
杨辉供述,三人开车将刘某带到房山十渡的山林中,杀人、焚尸、碎尸、抛尸,“再开车到北戴河,顺着海边走边扔(尸块),开到出南戴河的桥时已基本扔完”。
为此,夏克明支付了10万元作为报酬。
2013-01-11   #3
杀女老板碎尸抛尸 2000年4月27日凌晨1时许,海淀区冠城园小区,保安看到女业主李某进了电梯,等电梯到五六层时突然尖叫起来。“叫了大约1分钟后电梯停在了21层。”保安回忆,他赶紧摁电梯,等再回到一层时,电梯间里只剩下一双鞋子和地面上有擦蹭痕迹。李某是地级通公司老板,夏克明的上司。
夏克明被海关查了半年,交了180万罚款恢复自由。后来他听说海关把这笔钱退给地级通公司,就找公司女老板李某要钱。李某给了100万后就以各种理由搪塞,夏克明又想到用杀人解决问题。
2013-01-11   #4
据法院查明,夏克明与李某发生经济纠纷,指使夏克治、杨辉、陶纯绑架并杀害李某。他们事先在李某租住的小区另行租用了一套房间,2000年4月27日凌晨1时许,夏克明等人跟踪李某到小区后,杨辉等人将李某挟持到事先租好的房间,挟持李某到京沈高速公路将其勒死,后碎尸、抛尸到潮白河内。 “在第一起杀刘某时,夏克明等人有过犹豫。后来他们觉得做一起也是死刑、再做一起还是个死,索性更无所顾忌。”夏克明的一位指定辩护人说,“四个人的命运已经绑在了一起,思维性格早已变异,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分利不均杀合作伙伴
夏克明胆子越来越大,杀人像是上瘾。
陶纯在供述中也曾经提到,有时夏克治给他打电话说“要干活了”,或者杨辉说夏克明让他们在某处租个房子,他就知道夏总又要杀人了。
工程师米某是夏克明杀的第三个人。
据夏克明供述,他跟米某认识不久,商量建设别墅。事先谈好分成,事后米某又想多分一杯羹,“越想越生气”,他就指使夏克治纠集杨辉、陶纯等人将米某做掉。
卷宗显示,夏克明生意涉足领域包括别墅、进出口,甚至在“非典”时期还抓住时机搞了300台呼吸机和10台CT机,“他很有经济头脑,自己也特别渴望成功。”知情人说。
夏克明供述,“非典”前,他跟生意伙伴吴某成立过一家公司,通过这个平台进行诈骗,几笔生意下来公司积累了两三千万资金。后来吴某想要回这笔钱,当时钱已被夏克明的情人杜某拿到港澳地区买债券。夏克明就想索性干掉吴某及其女友高某了事。
“你没干过,不是特难的事儿。”杨辉曾对辩护律师说,杀人过程中,往往都是夏克明出头将被害人约到一个地方,然后由夏克治带人具体实施,
杀害吴某和高某时,夏克明将两人约到一个地方,毫无提防的高某和吴某刚跟夏克明打声招呼“夏总”,就被身后一根绳索活活勒死。
夏克明供述手下兄弟行为时,曾称“他们已经习以为常了,反正都是按照同一个模式——勒死、碎尸、抛尸”。
随着杀人数量增多,夏克明积累的财富也越来越多,几十万元的第一桶金变成投资资本9900万的医疗公司。
纠结半年杀死情人
这个位于建国门附近的医疗公司,并未直接挂到夏克明名下,法人代表是杜某。
夏克明一直很信赖情人杜某,直到2005年7月夏克明被绑架。虽然最终平安无事,但他怀疑起杜某,“当时正被警方通缉,外界不可能知道行踪,杜某肯定与此事逃不了干系”。同时,夏克明认为,这些年间杀人的事杜某都知道,早晚会从她嘴里跑风。
按照夏克明的说法,杜某应该是他“最犹豫”的一次。从2006年四五月份萌生念头,到2007年1月动手,纠结了半年多。进一步刺激夏克明的是,医疗公司的法人代表从杜某变更为文某——杜某的丈夫。
“我不杀她,她可能找人杀我,公司从开始创业到后来我投入了很多,包括杀人、注入资金,到后来我什么都得不到。”2007年1月25日下午,夏克明将杜某和文某约到建国门某出租房内,声称要介绍人帮杜某儿子上学。两人一进门,就被夏克治等人按照同一套模式杀害。
杜某失踪后,家人朋友报警,并向警方透露杜某生前曾暗地里担心,“夏克明是个很危险的人,夏克明会找他弟弟夏克治,夏克治再找社会上的人,而社会上的人还不止一次到公司要过做掉人的报酬”。
2007年3月30日,警方将夏克明等4人控制。
死者家属不敢报案
从1999年12月杀第一人,到2007年3月被控制,近8年的时间内夏克明为何能逍遥法外?
夏克明的辩护人称,第一个被害人刘某失踪后,当时公安机关找到夏克明,但只是作为侦查方向例行问话。夏克明表现得异常镇静,把事情推得一干二净,迷惑了警方,加之本案中多数尸体都被破碎、焚烧或烹煮,也加剧了侦破难度。同时,一些案件包括生意伙伴吴某及其女友高某,由于当事人本身生前所从事的事业并不光彩,出事前也曾嘱咐过家人要到国外跑路,因此直到2008年家人上网看新闻知道夏克明被抓,才知道自己的亲人早已遇害。
到案后,陶纯为求保命,检举揭发2005年2月5日杨辉杀死老婆宋某,伙同好友夏克治抛尸。夏克明还交代另外一起杀害生意伙伴的情节,但因难以查证,而未被提起指控。
2013-01-11   #5
2008年6月30日,夏克明、夏克治、杨辉、陶纯被公诉,在1999年到2007年因为各种原因杀害八人,犯下故意杀人罪、盗窃罪、非法持有枪支罪等。2008年12月4日,法院一审宣判4人死刑。 一审后,被告人为求保命不断检举揭发新情况,先后有两名官员被牵扯进来,二审法院两次将本案发回。
2012年8月1日,二中院认定4名被告人犯下8条命案、行贿两名官员、非法持有枪支等。最终,法院以故意杀人罪、盗窃罪、行贿罪判处夏克明死刑,以故意杀人罪、帮助毁灭证据罪判处夏克治死刑,以故意杀人罪、盗窃罪、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杨辉死刑,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陶纯死刑,同时判决四名被告人连带赔偿14名死者家属500余万。
随后夏克治提出上诉,本案进入二审,近日二审宣判予以维持。
“被金钱成功蒙眼”
据知情人士介绍,夏克明目前仍然被羁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从2007年被控制至今已五年多。他每天只能看到少量报纸新闻,还经常跟会见人员聊外面的时局。
对于生死,夏克明说早已在案发前就有预感。除本案在2008年第一次开庭审理,妻子为其聘请了律师外,之后拥有千万家产的他都是通过法律援助,由法院为其指定了律师,历次庭审他都拜托律师不要通知家人到庭旁听。
他说,案发前因为婚外情的缘故,已经好几年不顾家,出事后想明白了,最怕妻儿因为自己的案子受牵连。被关押后他常常反思,自己一心想做一番事业怎么会走到这一步,思来想去最可怕的还是当时被金钱、成功的幻影蒙蔽了双眼,才导致一错再错迷失了方向,所以他最后悔把唯一的弟弟也牵扯其中。
近日,记者联系上夏克明的妻子,对方只说“我不认识他”,随即挂断电话。
■ 解析
重金结识官员朋友
海关、公安官员收钱,帮其逃脱制裁
夏克明有一种能耐,就是将正在查办自己的官员变成好朋友。
“胡一刀”收钱改案
现年46岁的胡丛华,案发前历任天津海关调查局缉私处副处长、天津海关调查局副局长、天津新港海关副关长等职。因参与查处湛江特大走私受贿案,主持查获千万元以上走私大案等,曾被媒体称为“国门胡一刀”。
夏克明供述,他在地级通公司帮助女老板李某做生意期间,接触到胡丛华。1998年、1999年前后,李某从美国一家公司进口电缆,但电缆都是走私进来的,结果在天津海关被查扣。当晚胡丛华带着队伍从天津到北京把地级通公司查封,“胡丛华说这是铁案。”
随后,夏克明托情人杜某找关系约到胡丛华。在天津开发区的一个咖啡厅,杜某揣着夏克明给的20万去见胡丛华。胡丛华收钱后杜某消失、夏克明现身,向胡丛华讨教案子的走向。收下钱的胡丛华很痛快,当即表示让地级通主动配合海关调查写个书面检查、交点保证金。两三个月后,这起“铁案”就以地级通公司补税、海关不再做出处罚结案。
胡丛华接受调查时承认,除上述20万,在地级通案子末期时,夏克明还送他一辆价值近30万的雅阁轿车,胡丛华觉得自己作为海关干部开雅阁太扎眼,就把这辆车挂在亲戚名下。
收买警方办案人员
北京市公安局汪浩,也是跟夏克明不打不相识。
据夏克明供述,2003年底,他因一起诈骗案被公安局通缉。2004年春节后,情人杜某安排他与汪浩在长安大厦一家餐厅吃饭。
此后,汪浩先后向夏克明提出要运动手表、紫檀家具等。汪浩夫妇提出女儿在澳大利亚读书,准备去看看,让夏克明帮助解决点费用。夏克明又送了10万元。
就像当年收买胡丛华一样,夏克明又一次用钱躲过了法律制裁。
据法院查明,夏克明在获知自己因涉嫌信用证诈骗被立案侦查后,为逃避法律制裁,2005年年底至2006年期间,先后给予北京市公安局有关人员汪浩名士牌手表一块、红木家具三件及现金10万元,总计15万余元。
如今,汪浩已因受贿罪被二中院判刑(刑期不详),胡丛华也被法院查明还曾有三起受贿,因受贿罪被判处8年徒刑8年,并没收其财产50万元。
夏克明团伙所犯罪行
故意杀人罪
2013-01-11   #6
1999年12月至2003年12月间,夏克明为掩盖罪行、侵占他人财产或经济纠纷等原因而起意杀人,并指使夏克治纠集杨辉和陶纯杀害刘某、李某、米某、吴某、高某。 故意杀人罪盗窃罪
夏克明与杜某于1996年相识后长期保持两性关系,并出资与他人共同筹建了公司,后因两人关系淡漠,夏克明认为杜某知晓其曾经实施杀人犯罪,为掩盖罪行而起意杀害杜某及其丈夫文某。2007年1月25日下午,夏克明将二人骗到建国门外大街某单元房后,其他三名被告人将二人杀害,后取走二人电脑、手表、钢笔等。
故意杀人罪帮助毁灭证据罪
杨辉因其妻子宋某有外遇,且双方因感情不和素有矛盾,遂起意杀人。2005年2月4日凌晨杨辉将妻子杀害并肢解后,伙同夏克治将尸块抛弃。
非法持有枪支罪
杨辉于2007年3月30日被抓获后,侦查机关从其暂住地起获气手枪两支,经鉴定具有杀伤力。
行贿罪
1)夏克明在获知自己因涉嫌信用证诈骗已被北京市公安局立案调查后,为逃避制裁于2005年年底至2006年期间,先后给予北京市公安局有关人员汪浩财物15万余。
2)夏克明于1995年5月至11月间,为使公司在涉嫌走私的案件中逃避刑事处罚,及举报其他公司涉嫌走私能被海关查扣,向时任天津海关缉私处副处长胡丛华提出请托,先后给予20万和雅阁轿车一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