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桥:一朵史前的“花”成了碎土块

By hyw75333 at 2013-02-06 • 0人收藏 • 772人看过
本帖最后由 hyw75333 于 2013-2-6 10:52 编辑

59731
陶袆之/图
59730
氧化前
59732
氧化后

这不是一朵“鲜花”,它的年龄是“史前”。两年前,考古爱好者胡为农把它捐赠给路桥区博物馆。一个月前,胡为农发现这朵“花”已经霉变,埋怨博物馆没保管好。博物馆把“花”送回他家,胡为农不愿接收。双方“你来我往”,引起街坊围观。又急又恼的胡为农妻子,嫌丈夫添麻烦,突然冲出自家小店门,拿过那朵“花”,一把摔在地上……
她冲出去,拿起这块泥巴,就往地上砸。泥巴立刻散碎了
胡为农是湖北人,在路桥谋生多年。去年下半年,他回老家盖房子,元旦返回路桥。
一回来,就一头扎进灵山遗址研究中去。他觉得,灵山遗址的价值,远远比现在公布出来的大得多。他积极收集资料,论证自己的观点。
有一天,他想到自己曾捐赠给路桥区博物馆的物件中,有一朵嵌在泥块中的“花”。他想拿过来,再仔细研究一番。
2010年12月至2011年5月,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路桥博物馆对灵山遗址进行发掘。胡为农作为灵山遗址发现者,非常关注发掘进展。有一次,遗址现场勘探取土,他从抛弃在一边的土样中,发现了这朵花。不久后,他把这朵泥块上的“花”和在遗址发掘之前捡到的石器、鹿角等文物,一起捐赠给了路桥区博物馆。
1月7日,他找到路桥区博物馆馆长叶祥青,说明来意。叶祥青积极帮他找,但没找到。“你先回去,明天找到了再通知你。”
第二天上班,叶祥青第一件事就是帮胡为农找花,最后在保险柜里找到了。他打电话告诉胡为农,花已经找到。但是,此时胡为农正被妻子“软禁”在楼上,出不来。
临近中午,见胡为农还没来,叶祥青就叫馆员把花送过去。馆员开车到他家门口,把他喊到楼下。
胡为农拿过花一看,顿时傻眼。“这朵花原来是本色的,现在怎么发霉变色了?”他很是心疼,不禁埋怨了几句。
博物馆馆员让他接收,好回去交差。他坚持不接收。
馆员回去后,叶祥青亲自送“花”来,执意要胡为农收下。
“‘花’都变成这样了,我拿回来干什么?”胡为农说。
“我们没能力保管,你自己拿回去保管吧。”叶祥青说。
“早知道这样,就捐赠到更好的博物馆去了。”
“这是你的自由。你现在拿回去,捐到哪里都行。放在我们这里,只怕会变得更坏。”
“都变坏了,我还拿回来干什么?”
“你一定要拿回去,我们没能力保管。”
……
双方争执不下,引起街坊邻居纷纷围过来看热闹。胡为农妻子许女士一直在家里,不想理会这档子事。但是,外面争吵的声音越来越大,还引起这么多人围观,她被弄得心烦气躁。
“你们这个样子,怎么让我做生意?”她冲出去,拿起这块泥巴,就往地上砸。泥巴立刻散碎了。
她的这一举动,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傻了眼。
“花”已经毁了,由谁保管的问题意外得到解决。博物馆的人开车走了。众人散去。
胡为农又气又恨又伤心,跪在地上,对着碎泥块哭泣。

1 个回复 | 最后更新于 2013-02-06
2013-02-06   #1
不曾想到的失误,值得文物保护者和考古爱好者反思
“当时真想抽我老婆。”事后,回忆起这事,胡为农仍然痛心不已。
“这是亿万年前的一朵真真实实的‘花’,能碰到都是缘分。人这一辈子,有多少机会见到远古的实物呢。”他觉得,这是一个巨大的损失,不止是他个人的损失,更是台州本地考古的损失。
但是,在路桥区博物馆馆长叶祥青看来,胡为农有点言过其实了。“文物是人类社会活动中遗留下来的具有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遗物和遗迹。这朵‘花’显然不是文物。”他明确表示,此花是自然遗产,不是文物,不属于“考古”范畴。
叶祥青介绍,2011年6月,博物馆从胡为农那里征集到了石器、鹿角等文物还有这朵“花”。“这朵‘花’虽然不是文物,却是史前生物,能在路桥发现,并被完整保存下来,的确很难得、很珍贵。考虑到路桥没有专门保管植物化石标本的部门,所以,我们按通常保管方式把它保存下来。”不过,由于不是文物,博物馆工作人员一直没把它登记在册,以至于今年1月7日,胡为农提出查看此花时,叶祥青一时找不到它。
为了激发和提高全社会的文物保护意识、有效保护珍贵文化遗产,叶祥青和其他馆员经过商量后,决定把胡为农树为榜样,奖励他1000元钱。
令他没想到的是,一年半后,这朵‘花’居然发霉变色了。在他发给记者的电子邮件中,他是如此解释保管过程的——
我们在接收植物化石标本后,也积极搜查其保存所需的条件,但是所查搜的资料中均未指出其保存需要特别的注意事项,加上我们也非保管植物化石标本的专家,所以才会认为,植物化石标本与文物的保存方法一致,发现植物化石标本有被氧化,我区博物馆认识到自身不具备保管条件,因此决定及时归还。
“出现这样的事情,我不曾想到,更不愿看到,心里很自责。”叶祥青说。
对于这样的解释,胡为农觉得无奈。他告诉记者,这朵花是立体的实物,不是化石标本。“它是因为长期埋在缺氧的地质深层,才被保存下来。如果是化石,怎么会发霉氧化?怎么会一摔就散碎?”博物馆把已经发霉氧化了的“花”送还给他,让他无法理解,更无法接受。
事已至此,追究谁的责任已无多大意思。我们更关注的是,怎样才能更好地保护自然遗物或历史文物?
记者就此咨询市文物处处长任志强。他介绍,自然遗物和历史文物的产权属于发现地,如路桥灵山遗址发掘出的文物,应由路桥区博物馆保管,当然,文物部门有责任把征集来的文物(包括其他有价值的物件)保管好。至于保管的级别,要由具体的物件价值决定,地方博物馆还可以向上级单位寻求技术支持。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