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起,象牙买卖一律非法,“文玩”迷别再拿爱好当借口

By 落小雾 at 2018-01-02 • 0人收藏 • 1480人看过

郭墨墨  

与君共赴

154

导语

2016年12月30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文件《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有序停止商业性加工销售象牙及制品活动的通知》,明确了2017年12月31日前全面停止加工销售象牙及制品活动。也就是说在刚刚到来的2018年里,所有象牙买卖都已是非法的存在,不论新旧,不论来源。

要点速读

禁贸的原因是什么

这是一个一刀切式的决定,但也是一个里程碑式的决定。直接原因是,不管不行了。

根据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此前公布的报告,象牙盗猎猖獗导致非洲象数量在2006—2015年期间减少了约20%。过去10年是非洲象盗猎最为猖獗的10年,估计现阶段非洲象数量约为41.5万头,较2006年减少了11.1万头。坦桑尼亚曾经拥有最多的非洲象群,该国2015年的统计称,2009—2014年期间,该国非洲象从10.9万头锐减至4.3万头。

MIKE(大象非法猎杀监测系统)显示,自2006年开始非法猎杀非洲象数字持续上升,2011年该数字更达到了自MIKE有记录以来的峰值。同时,ETIS(象牙贸易信息系统)自2004年开始统计的非洲象非法贸易信息显示,非法象牙大宗贸易的数量从2009年开始明显上升,2011年达到了历史最高峰。为获取象牙而不断发生的非法猎杀大象的事件,加剧了许多种群数量的急剧下降,甚至造成地方性种群灭绝。

国际野生物贸易研究组织(Traffic)在2011年也曾发表声明,2011年是自1989年象牙交易遭到禁止以来,缉获最多走私象牙的一年,全年查获23吨象牙,代表有2500头大象被猎杀。按照一般查获量约为真实流通量十分之一的经验计算,该年就有大概3万头大象被杀。

这个数字有多恐怖?100年前,非洲大陆上生存着1000万头大象。到上世纪70年代中期,大象的数量锐减至130万头。如今,非洲仅存约40万头大象。

照这样下去要不了几年,非洲大象就会被彻底一扫而空。

据《南方周末》2011年报道,中国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非法象牙市场,中国采取的彻底禁贸措施无疑将对大象的前途命运构成直接的影响。

2006年成为中国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牙雕面临转型,图为猛犸牙雕2006年成为中国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牙雕面临转型,图为猛犸牙雕

象牙贸易到底是该合法化还是禁止?

大象的命运被象牙决定,但是象牙的命运,多年来却争论不休。

华盛顿公约,全称《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于1973年在美国首府华盛顿签署。华盛顿公约(CITES)的精神在于管制而非完全禁止野生物种的国际贸易,公约用物种分级与许可证的方式,以达成野生物种市场的永续利用性。

该公约把管制国际贸易的物种,归类成三项附录,附录Ⅰ的物种为若再进行国际贸易会导致灭绝的动植物,明确规定禁止其国际性的交易;附录Ⅱ的物种则为目前无灭绝危机,管制其国际贸易的物种,若仍面临贸易压力,族群量继续降低,则将其升级入附录一。附录Ⅲ是各国视其国内需要,区域性管制国际贸易的物种。

中国于1980年12月25日加入了华盛顿公约中国于1980年12月25日加入了华盛顿公约

最开始非洲象在公约中位于附录Ⅱ,也就是说它可以存在贸易,只是贸易处于管制状态,而它的亲戚亚洲象,因为数量少得多,只有约4,5万头,列入附录Ⅰ。这就是悲剧的根源。

1978年至1981年任CITES秘书长的Peter H.Sand在一篇文章中回忆,1980年代后期,几个大象分布国发生内战,双方均偷猎象牙换取军费,此外一些未缔约国则作为中转站进一步加剧象牙贸易活动。在1989年的调查中,非洲象仅剩下约60万头,比10年前的预估数减少了一半。

1989年的CITES洛桑大会,最终以三分之二的多数票通过将非洲象列入附录Ⅰ。全球象牙禁贸时代到来。之后,随着大象数量的逐步回升,非洲一些国家的态度出现分化。津巴布韦、博茨瓦纳、纳米比亚、赞比亚和马拉维等国认为他们国家的象群数量足够健康,完全可以支持象牙贸易。

1997年的CITES大会上,禁牙令被打破。大会同时决定,开始建立非法猎杀大象检测系统(MIKE)和大象贸易信息系统(ETIS),用以收集数据供大会做出相关决定。

CITES同意了其中的三个国家可以“一次性”向日本销售正常死亡大象身上获取的象牙。1999年日本花了500万美元购回了55吨象牙。

2008年7月,CITES再次同意了“一次性”销售决定,包括Traffic和WWF也表示了支持。

2009年,中日联合购得了超过115吨的合法象牙,其中62吨归属中国。按照要求,10年内中国不能再提出购买要求,正好用到2017年。

人们确实想看看,是否真的存在象牙健康循环利用的可能,并且随着大量库存象牙进入市场,好像价格下跌,偷猎失去动力,似乎也是顺理成章的期待。

但事与愿违,据《南方周末》2011年的报道,好不容易进口的这62吨分销出来,国内牙雕企业纷纷抱怨“质量不好,加价加得太厉害”。CITES网站上记录,当时这批象牙的拍卖均价为每公斤157美元,按当年平均汇率6.9计算,折合人民币1083元。回到国内后,二次分销出来的价格按象牙质量分级,涨到了每公斤2000到8000元不等。当年,象牙原料黑市价,品相最好的走私象牙约为7000到7500元/公斤。且分销出来的量很少,而各加工厂又不可能不开工,于是利用起合法的幌子大量开始做起走私货。“搭着合法原料顺风车,掺入的非法原料,就被洗白了。”

合法象牙的存在,反而为非法走私象牙的浑水摸鱼,提供雨伞。更重要的是,合法象牙买卖这一举动向消费者释放出了错误信号,认为象牙贸易开禁了,象牙买卖合法化减少了消费者的伦理包袱。

新闻资料图片:国内查获的走私象牙及象牙制品新闻资料图片:国内查获的走私象牙及象牙制品

2013年3月,在泰国首都曼谷举行的CITES公约签署国会议上,8个国家被指控对掠杀大象负有直接或间接的责任:肯尼亚、坦桑尼亚、南非对掠杀大象负有直接的责任,马来西亚、菲律宾、越南则负责运输象牙,中国和泰国则被认为是象牙的主要消费国。(《“摇摆”的国际禁牙令》中国青年报2015.12.06)

2016年,非洲象重新完全列入附录Ⅰ的努力再告失败,在大象分布国中,纳米比亚、南非、赞比亚和津巴布韦不肯接受共识,拒绝将所有的大象种群提升至附录Ⅰ中。各方利益争执不休的情况下,中国作出的禁贸努力更加显得重要。

大象的保护看起来复杂其实也可能简单

大象保护看起来是个复杂的问题,多年来它与战争有关,与国际经贸往来有关,与文化差异有关,但是问题可能也简单,现如今它最大的问题是新消费人群的崛起。

和一百多年前欧美上流社会狩猎运动对大象的威胁不同,今天亚洲的象牙收藏者的品味爱好和财富支撑着盗猎产业。管住了亚洲新兴的消费需求,才可能拯救大象。

2017年12月24日《科技日报》报道了国际野生物贸易研究组织(TRAFFIC)和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共同发布的一份名为《禁贸下的需求——中国象牙消费研究(2017)》的报告。

报告指出,象牙消费正在从一级活跃城市,如北京、上海转至三级活跃城市如重庆、深圳、济南等,受访者中有19%为最执着的顽固买家。他们多数居于三级城市,其购买的主要原因是——拥有象牙制品而受人尊重,象牙能彰显社会地位:

多为女性,三级城市中稍多(特别是重庆),多数有全职工作。他们中的69%曾经在过去一年内购买过象牙制品。对顽固买家来说,更关心的是投资或假冒产品有关的风险。

他们是这么说的——“佩戴象牙制品让我感觉受到尊敬,只要我想买,总能有办法找到”。

这些人有多厉害?

辉子爷视频截图辉子爷视频截图

2014年,一位自称京城顽主辉子爷的文玩店主在网络视频里自卖自夸,夸自己的文玩收藏。随后很多不忿的天津、东北等地的文玩爱好者、藏家卖家纷纷加入赛宝吐槽大会,各自拿出了大堆的收藏,象牙,鸟头之类自然都不在话下。当然他们没有人敢亲口说出象牙二字,而是模模糊糊你懂的,有的干脆说,塑料的。

很多不了解文玩的人第一次知道了象牙收藏和消费的群众基础,也第一次领教了文玩爱好者之间攀比的心态。所谓文化背后,其实炫耀性消费才是象牙消费的驱动力。

成为文玩对象的犀鸟头骨成为文玩对象的犀鸟头骨

今天的情况是,“虎、犀牛、黑猩猩、赛加羚羊、鲨鱼、龟鳖、穿山甲……这些只要你想得到的濒危物种,由贸易给它们带来的生存危机都和中国人对它们的需求利用有关。中国访团到一个国家竟然能使市场上象牙的价格抬高。每年在内罗毕机场因走私象牙被捕的犯罪分子中有95%都是中国人。”(《宣战血牙》《南方都市报》2014年1月20日)

如果不终结掉中国人这些消费习惯,大象就不得安生,消灭象牙贸易是其中重要的一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