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爱情成了我一生的梦魇

By 落小雾 at 2018-01-03 • 0人收藏 • 200人看过

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苏轼一句旷世之作成了多少儿女情长的梦魇,我对你有情,你却是无情,兜兜转转,你却不会在灯火阑珊处。

不管多么洒脱,多么有才华的人,一旦遇到情劫,失去了自我,仿佛整个世界就只有那么一个人。自古以来无数人逃不开情劫,爱得苦,爱得深为此付出了一生的等待。

今天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是唐代著名的女诗人——薛涛。

薛涛本来是官宦世家的女儿,应该说出身不错,可惜父亲早逝,家道中落,为了养家糊口不得不流落乐坊成了一个乐户,在唐代乐户和妓女一样都是非常低贱的声色工作。即使如此许多朝廷大员都不顾薛涛的身份和她结交,原因很简单,薛涛非常有才情,流传到现在薛涛的诗文还有九十多篇,在《全唐诗》四万多首唐诗中,薛涛身为女性留有近九十首诗,可见她才情不凡,写出来的诗文就算没有人帮她出版整理,也是在当时口耳相传。

由于薛涛的特殊职业,她认识了不少人,许多人都是敬佩薛涛的才华而去,在薛涛的诗文中可以看出她交友之广。《罚赴边有怀上韦令公二首》、《浣花亭陪川主王播相公暨僚同》、《春郊游眺寄孙处士二首》、《送卢员外》、《别李郎中》、《寄旧诗与元微之》等等都是薛涛写给她的朋友的,有不少当时出名的人,薛涛的诗文有不少娟秀洒脱的情操,年纪轻轻就经历丧父,成为乐户,她的才华却让她脱离了被人看不起的身份。

又是在她最光芒万丈的时刻,薛涛遇到了她一生的爱人,那一年她四十一岁,这个男人三十岁,他就是元稹。如果大家不太了解他,那么一定听过《西厢记》,这本书的女主崔莺莺就出自元稹写的《莺莺传》,而元稹写的这本书是他的真实经历,不难看出元稹的多情。

两人相差十一岁,元稹是北魏皇族后裔,出身大家族,而薛涛只是一个乐户,门第相差这么悬殊,门不当户不对,作为薛涛而言才不会介意这些,在她第一次见到元稹的时候就一见钟情,四十一岁的薛涛完全像个小女孩一样,依恋元稹,她在自己发明的“薛涛笺”随着淡淡荷香,写下一篇篇寄情于元稹的诗歌。比如《池上双鸟》,“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更忙将趋日,同心莲叶间。”诗中“双、共、同心”都是古代两情相悦的诗文中最常见的词,现代的看法就是一个女生和男生确立的男女朋友关系,心情好的不得了,改个情侣头像,买对对戒,穿一身情侣装。作为薛涛学一首“情侣诗”实在不算什么难事,可见古往今来妹子们一摊坠入爱河,谁都是小仙女啊。

那时候的元稹是爱她的,一个才华惊世,又能弹词唱曲的女人,纵然已经年过四十,依然芳华绝代,气质出尘,这种风采绝对不是普通深闺妇人能比拟的。他们在一起相处了三个月,应该是薛涛一生中最快乐的三个月,三个月后元稹被朝廷的一纸调任,调离去了洛阳。这时候大家可能会想薛涛为什么没有跟着元稹一起离开呢?

因为薛涛没有名分,她当时的家在四川,怎么能随随便便离开,虽然元稹离开之后常常给薛涛写信,可是依旧没有提出过要娶她或者纳她,这份爱就在长期的异地中慢慢消磨,元稹一走就是十年,十年之后,元稹四十岁,薛涛年近五十。元稹丧妻,又想起了薛涛,再次给薛涛写信。

薛涛等了十年的爱情终于有了结果,她的“盖世英雄”在十年之后要娶她过门,这份失而复得的欢喜让薛涛热泪盈眶,就在元稹赶去和薛涛汇合的半路上,遇到了江南名妓刘采春,年轻貌美,同样也会吟诗作对的刘采春一下子吸引了元稹的目光。元稹说:“论才华,刘采春是不如薛涛,可是她长得美。”

拿五十岁的薛涛和十几二十岁的刘采春比美貌,薛涛的爱情从哪个时刻或者更早就荡然无存了。

薛涛知道元稹再也不会来娶自己之后,长久的沉默了,然后换下了寻常女儿服,换上了道姑服,收敛了洒脱超然的心性,那一瞬间小女儿薛涛心死了,不再和达官贵人结交,潜心修道,那个深爱元稹十年的才女已死,之后心如枯木的道姑薛涛,人人都以为薛涛忘了元稹,但是有些爱只有到死才会让人发现端倪,元稹死后不满一年,薛涛也悄然去世,终身未嫁。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