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杰人教授讲朱子:怎样做人才能合乎中道

By 落小雾 at 2018-01-19 • 0人收藏 • 283人看过

[导读]朱子曾给好友吕祖谦写信,反思二人性格的缺点:吕祖谦温和厚道,宁可自己委屈也不得罪人,而自己则暴躁强悍,意气激昂、直率进取。如果以天理来衡量一下,恐怕两个人都不符合中庸之道。

文/朱杰人腾讯儒学专栏作者,华东师范大学终身教授)

朱杰人教授讲朱子:怎样做人才能合乎中道

朱子像

《朱教授讲朱子》二三零

朱子曰:“最是人才难全,惩其所短,则遗其所长;取其所长,则杂其所短。此须大段仔细着眼力,乃可无悔吝耳。”

译讲:完美无缺的人才是最难求的,往往是把他的短处惩戒掉了,却使他的长处丢掉了;发挥了他的长处,他的短处又掺杂进来了。这真是要花大力气,有好的眼光,仔细观察,才可能不后悔。

《朱教授讲朱子》二三一

朱子曰:“大抵伯恭天资温厚,故其论平恕委屈之意多;而熹之质失之暴悍,故凡所论皆有奋发直前之气。窃以天理揆之,二者恐皆非中道。但熹之发,足以自挠而伤物,尤为可恶;而伯恭似亦不可专以所偏为至当也。”

译讲:吕祖谦,字伯恭,是朱子的好朋友。他们曾在一起编过《近思录》,朱子还把自己的大儿子送到他那里去读书。吕祖谦这个人,性格比较温和、厚道,所以他讲话、写文章一般比较平和、婉转,宁可自己委屈也不得罪人。而朱子说自己的性格缺点就是太暴躁强悍,所以说话、写文章表现出一种意气激昂和直率、进取的气势。如果以天理来衡量一下,恐怕两个人都不符合中庸之道。但是,朱子觉得自己的这种性格弱点如果表现出来,会为害自己还会伤害别人,特别可恶。而吕祖谦恐怕也不能老是以自己的偏颇为正确和恰当。这是朱子写给吕祖谦信里的一段话。从这段话里,我们分明看到了朱子自知之明、严于律己和自我批判的精神,也看到了对朋友的忠诚与爱护。可以说,在如何对待朋友的问题上,他是一个如孔子所说的“诤友”。

《朱教授讲朱子》二三二

朱子曰:“熹闻之,孟子有言,天下有达尊三:爵一,齿一,德一。此言三者之尊达于天下,人所当敬而不可以慢焉者也。虽然,爵也,齿也,盖有偶然而得之者,是以其尊施于朝廷者则不及于乡党,施于乡党者则不及于朝廷,而人之敬之也,亦或以貌而不以心。惟德也者,得于心,充于身,刑于家而推于乡党,而达于朝廷也。有是而兼夫二者之尊矣,则通行天下,人莫不贵。虽敛然退避,不以自居,而人之所以心悦而诚服者,盖不可解也。”

译讲:孟子说,世上有三种人他们的尊贵是天下通行的:一是地位(爵),一是年龄(齿),一是德行(德)。这三种人都会得到人们的尊敬而不敢怠慢、冷漠他们。虽然这样,但是人的地位和年龄还是有偶然性的。所以,具有爵、齿之尊的人,可以在朝廷得到尊重却不一定能在家乡得到,能在家乡得到尊重却不一定能在朝廷得到。而人们对他们的尊敬,也可能只是表现在外表而不是出于内心。唯有那些具有高尚德行的人,他们的德行得之于内心,充满了他们的言行举止,表现在家里,推广到乡里,进而达到了朝廷。有德之尊的人如果又能兼有爵、齿之尊,那就能通行天下,这样的人没有不尊贵的。他们即使很低调,退让躲避,从来不以尊贵自居,可是人们依然因此而对他们心悦诚服,这其中的原因恐怕不需要解释了吧。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