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离奇死亡,竟然都和一支香有关

By 落小雾 at 2018-01-19 • 0人收藏 • 644人看过

[摘要]香的历史很长,上千年来伴随着香的各种故事传说也不少,神秘瑰丽,耐人寻味。这就有三个人因为香,接连离奇死亡。每个人离世的时候,似乎都点燃了香,香下的纸上分别写着“财、腿、子”。

文/解人颐

香为信使,通过袅袅香烟我们可以传达自己的心意与祈求,也可以借着香气供养天真神明。道教之中,有着许许多多的、不同种类的香,不同的香不仅配方不同,有时候功用也各不相同。香的历史很长,上千年来伴随着香的各种故事传说也不少,神秘瑰丽,耐人寻味。

三人离奇死亡,竟然都和一支香有关

香(资料图)

街东头的小癞子何故发横财?

街东头的小癞子最近发了一笔横财,小癞子本姓刘,但是因为从小生了个瘌痢头,所以没人叫他的本名,一直叫着小癞子的绰号。其实小癞子今年已经三十多了,不过大家一直改不了口。小癞子是个单身汉,住着父母留下的几间旧屋子,平时也没有一个固定的营生,靠着帮富户家里做点短工之类的糊口,快三十多了也没娶上媳妇,光棍一条。不过最近不知道什么缘故,手头突然变得阔绰了起来,吃饭下馆子,还去了城里最出名的芸香楼,钱像是用都用不完的样子。

大家都说小癞子是掘到藏了!所谓的“藏”就是以前的富户大家,为了躲避兵戎之祸或自然灾害,在自己家的田里或宅子里藏下的金银,平时秘不告人,有时候传了几代,后代子孙自己也搞不清楚到底埋在哪里。而因为时事变迁,大户衰败等等,也会遗留下一些未来得及被挖出来的藏,运气好的人也许就能碰上,那可就是大发横财了。当然这样的机会少之又少,不过这也是对小癞子发财的唯一合理解释了。

三人离奇死亡,竟然都和一支香有关

金饰(资料图)

许多好事之人都来打听小癞子到底是怎么发的财,说是有好机会也带带兄弟们,而小癞子只是神秘的一笑,什么也不说。不过好景不长,一个多月后,人们突然几天没在街面上瞧见小癞子。后来是一个多星期之后,有几个小癞子的朋友找不到他,去了他家,敲门没人应。大家感觉不对,踢开门,只看到小癞子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摸了摸身体,早已冰凉。

一行人吓得赶快报官,县太爷带着捕头、仵作过来查勘。根据仵作的报告,小癞子应该已经死了一个星期,但是尸体却丝毫没有腐烂的迹象,而身上也找不到什么外伤,也没中毒的表现,看起来像是自然死亡,并不是谋杀。更奇怪的是死了一个多星期,不但家里没有腐臭味,屋子里的所有人都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幽香,虽然不浓烈,却是持久不散。捕头注意到了桌子上有着一堆灰烬,像是香灰。而这灰烬的下面留着一张黄纸,因为已经被烧得破了一个洞了,只能大概看出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一个字——“财”。

三人离奇死亡,竟然都和一支香有关

仵作 剧照(资料图)

县太爷让仵作把桌上的灰,装到一个袋子里,也算是个物证,顺便找药房的人看看,是不是能够查出这个是什么灰。仵作按照吩咐把灰收了起来,其余的人在小癞子家里搜查了一遍,除了一些衣物之外,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这样的无头案,在古代大概都是很难破解的,小癞子也没有家人和小辈,几个街坊邻里,拿一条草席一捆扔在了乱葬岗上,就算送走了这一条逝去的鲜活生命。整个县城的人依旧按照各自的生活轨迹,各行其是,小癞子就如空气一般消失在了人群中,没有人提起他,没有人记得他。

县城里总是不乏新闻出现,最近大家谈论的是仵作,仵作家已经是连续三代从事这个行当了。仵作这个行当虽然属于衙门公职人员,但是因为常年工作都是和死人打交道,普通人都觉得晦气,对他也并不怎么尊重。在加上仵作的腿在一次登山的时候摔断了,后来虽然找了跌打医生,把骨头接好了,但是走路变得一瘸一瘸地,人们都说这是仵作在验尸的时候,拿了别人的好处,验伤不实在的报应,背后都叫他跛脚。而因为有了这个残疾,仵作除了出公差,以及每天早上雷打不动的到茶楼喝上一壶茶之外,一般也不怎么出门。

仵作的瘸腿突然完好?

可是最近仵作频繁地在大街上亮相,而更为惊奇的是,仵作的脚好了,走起路来与正常人一般无二。茶楼上,大家好奇地问仵作:“吴老爹,你的脚变爽利啦,哪里的名医治的呀?”仵作嘿嘿一笑,把裤腿往上一提,把腿放在凳子上,得意洋洋地给大家展示着看,嘴里还说:“不是名医,是神仙,老子我福大命大,遇到了神仙,用这个手啊那么一抹,老子的腿就好了!你们自己看看是不是?”

大家凑过来一看,果然,仵作的腿原先因为瘸了,骨头都有点歪歪斜斜的,突出一块,可是现在一点都不看出来了。仵作得意洋洋地放下腿,对围观的大众说:“以后别跛脚跛脚的喊我了,小心被神仙知道了,弄歪你们的嘴!”说完付了茶钱,哼着小调就出了茶楼。

三人离奇死亡,竟然都和一支香有关

茶楼(资料图)

半个月后的一天午夜,一声凄厉的女声打破了县城的宁静。听声音是城西那边发出的,没过多久就有人去报官,说是仵作死在了家门口。县太爷让捕头先去看看情况,捕头带着几个衙役赶到仵作家,正看见仵作的老婆,倒在门边不停地哭啊喊啊的,而仵作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捕头让周围的邻居女眷,把仵作老婆搀起来,自己细细的看了看仵作的尸首。看表情没有什么痛苦或惊吓,就像是睡着了一般,检查身上也没有伤痕,唯一奇怪的是仵作的腿,又瘸了。

之前仵作也给捕头看过自己的腿,已经恢复了正常,而此时捕头摸到仵作的腿,卷起裤腿一看,还是老样子,骨头一块突在外面,看样子也不像是新伤,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在思考的时候,捕头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香味,这个香味好像在哪里闻到过。四下里一打量,距离仵作尸首不远的地方也有一堆灰,那香味好像是从那里飘来的。捕头走过去一看,和小癞子那时一样,一堆燃尽的灰下面塞着一张黄纸,上面好像是一个“腿”字。

三人离奇死亡,竟然都和一支香有关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资料图)

两次有人去世,都有这个灰和黄纸,其中必定有什么联系!捕头取出一个小布袋,将他们一起收进袋子里,准备明天一早报告老爷。第二天一早,老爷将灰看了又看,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来,而那纸上的字,师爷看了后,觉得就是仵作自己写的,和他平时公文上的笔迹相同。几个人围着想了一个上午,虽然觉得这个灰一定有蹊跷,但是也想不出这蹊跷在哪里。衙门象征性地给了点抚恤银子,把仵作的儿子录了当公差,这事情也就这样过去了。

小县城的生活依旧波澜不惊,茶楼老板在水牌上擦去了仵作的名字,还欠的十几文茶钱也不值当再问别人要回来。刚开始还有几个人谈论一下仵作之死,过几天大家就已经渐渐地淡忘了他,生活还是要继续过下去。一个多月后,新的仵作从隔壁县调来,就更没人提起了。

切心求子的师爷实现愿望了?

这天师爷把县衙的捕头、衙役以及几个杂役都叫到一起,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到了县衙,只看到大堂上摆了几桌酒菜,难不成今天请大家来喝酒?不可能!这个师爷平时最为吝啬,摆出这个阵势,肯定没什么好事。看到大家陆陆续续都来了,师爷请大家都坐下,然后宣布了一个消息,师爷的老婆怀孕了。这不得不说是个天大的好消息,怪不得这么吝啬的师爷也摆酒庆祝。

三人离奇死亡,竟然都和一支香有关

摆酒庆祝(资料图)

师爷今年四十多了,和老婆结婚那么多年,都一直没有孩子,平时常常把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挂在嘴边。大家都知道没孩子是师爷的一块心病,期间也是遍访名医,中药、偏方不知道吃了多少,可是老婆的肚子就是一直没有动静。谁曾想,这次倒怀上了,大家纷纷上前祝贺,县太爷还特地出钱,让师爷办几桌酒来庆祝一下。听说是县太爷出的钱,大家才放心吃起来,不然还担心接下来师爷要问大家收份子钱呢。

老婆怀孕后的师爷,也许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的缘故,原先有些弯腰驼背的他,现在整个人都神气了起来。说实在话,大家也都是为他感到高兴,可是高兴不到三个月,师爷的老婆挺着个肚子到县衙里来找师爷,说是昨晚没回家,今天上午也没回来,她实在不放心,就来看看到底是在忙什么?可是衙役们都说师爷昨天下午就说家里有事回家了,今天早上也没来县衙。

三人离奇死亡,竟然都和一支香有关

黄昏(资料图)

这下师爷的老婆有点慌了,大家连忙让她先到内堂坐一下,安慰她说,也许师爷有什么机密公务,他们现在就去通报县太爷。县太爷的答复是并没有什么要务让师爷去办,那这就奇怪了,一个大活人,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呢?于是一面稳住师爷老婆,一面十多个衙役就开始分头去找,先去四个城门附近问问看,是不是有人看到他出城。问了一圈,果然昨天下午黄昏时分,北门守城门的兵丁看到师爷一个人出了城,当时还问他干什么去,师爷回答去看个老朋友。

北门外是一大片荒地,树林茂密,也没什么人家,坟地倒有好几块。大家出了北门,一路喊,一路找,终于在一条路边发现了人的脚印,顺着脚印走进去,在树林深处的一块空地上,找到了师爷。此时的师爷已经昏迷不醒了,好在还有脉搏还有一点搏动,在师爷的身边有一支香快要点完了,正袅袅冒着青烟。捕头又是掐人中,又是喷凉水,师爷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看到是捕头,师爷显得很激动,嘴里模模糊糊地吐出几个字:城东,香。

三人离奇死亡,竟然都和一支香有关

树林茂密(资料图)

话还没听清,师爷身边的香燃到了尽头,一下子熄灭了。随着香的熄灭,师爷也一下子断了气。任凭怎么救也没有再醒过来,师爷边上的香灰下也铺着一张黄纸,上面写着“子”,捕头悄悄地把纸和香灰收起来,然后让大家轮流把师爷背回了县衙,自己心里却一直再想着师爷临终时说的那几个字,“城东、香”,这到底和这半年来奇怪去世的三个人有何联系呢。捕头百思不得其解,回来和县太爷一汇报,县太爷也觉得这香有蹊跷,看来这案子不简单。

三个人离世的时候,似乎都点燃了香,香下的纸上分别写着“财、腿、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诅咒,还是巧合,抑或是用命来换取自己的愿望,或者另有原因,下一篇故事为大家揭晓答案。如果是你,你最想得到的又是什么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