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吁女性保护自己,怎么就成不尊重女性了?

By 落小雾 at 2018-05-15 • 0人收藏 • 667人看过

“空姐滴滴打车遭司机杀害”的事件,在网络上掀起了有关“女性该如何保护自己”的讨论。一方给出各种建议,教女性如何保护自己。另一方则认为,在法治健全的社会里,女性即使不去学习各种自保技巧,人身安全也应该有保障。要求每个女性为了躲避危险,活得小心翼翼,对女性不公平。那么,到底应不应该呼吁女生保护自己呢?

要点速读


“防狼小技巧”并不是什么时候都管用

与之前的女性被害案件不同,在“空姐滴滴打车遭司机杀害”的事件中,被害空姐的安全意识很强,自保方法也合格,几乎就是按照“女生独自打车时需要注意的安全常识”这类帖子的要求严格执行的——坐后排;在被司机语言骚扰后,立即使用手机告知闺蜜;与闺蜜沟通“防狼技巧”.....

受害空姐的安全意识和应对能力不可谓不强受害空姐的安全意识和应对能力不可谓不强

然而,她还是遇害了,身中二十多刀,被抛尸荒野。

这种新闻发生后,还有网友提出,这位空姐不该在深夜出门,不该去郊区。可是,作为一个空姐,深夜往返于处于郊区的机场,也是工作需要啊,这是不可避免而且合情合理的——已经这么警惕了,还被杀害,你还想让女性怎么样?直接不干这份工作吗?

一味地呼吁女性保护自己,确实意义有限,还有些讨人嫌一味地呼吁女性保护自己,确实意义有限,还有些讨人嫌

而且,除了这种让人难以防备的陌生人作案,还有各式各样的熟人作案。据统计,在全球范围内,每两名被他杀的女性中,就有1名是被他们的伴侣或家人所杀害。欧洲委员会的一项强奸案研究也显示,近67%的强奸案施暴者认识受害者。而从国内一些省市的相关资料来看,身边的熟人,也是我国女性安全的一大隐患。对于熟人作案这种情况,“六个小贴士让你远离变态色魔”之类的自保指南往往很难派上用场。因为人总是要社交的。

而且,数据也证明,在面对熟人强奸时,要完成“意识危险——面对危险——逃离危险”这一套操作,是很困难的。根据美国心理学家Melanie S Harned 的调查,因为女孩们很难相信熟人会强奸自己,所以有将近75%的女性没有意识到自己被强奸了。

还有一个让很多女性感到不舒服的地方在于,“女生应该注意保护自己”这类观点,在一些人嘴里,往往被加上了“你被性侵被伤害,就是因为自己衣着或举止过于开放,勾引了他人”的意味。比如:之前上海地铁第二运营公司,曾在官方微博上“提醒”一位姑娘“穿成这样,不被骚扰才怪”。

对于这种想法,作家龙应台早在几十年前就给出过标准地回应:“爱美,是我的事。我的腿漂亮,我愿意穿迷你裙;我的肩好看,我高兴着露背装......心地龌龊的男人若侵犯了我,那么他就是可耻可弃的罪犯、凶手,和我暴露不暴露没有丝毫的关系......园里的苹果长得再甜再好,但不是你的,你就不能采撷。”

伤痛不可逆转,女性学会保护自己没毛病

很多人觉得,呼吁女性保护自己,对女性不公平。这是因为,从法律上讲,人身安全权和财产安全权是与生俱来的,靠社会安全防范措施理应能够保障,不应当再有“学习防狼技巧”这样的获得前提。


理论上是这样,但在实践中,即使是在相关犯罪法律比较完备的美国,女性的境况也还是不容乐观。根据美国疾病控制预防中心2014年出版的数据,在美国,约有19.3%的女性在其一生中遭受过强奸。并且,有大约84%的强奸受害人,出于各种原因,选择了不报案。

在这种情况下,指望保护女性的公共安全措施能迅速到位并起作用,显然是不现实的。所以,了解一些自我保护的知识,是虽然无奈却有好处的事情。毕竟,一旦真的发生危险,满口大道理的人并不会因此承担一毛钱的损失,所有伤害都在受害者身上。

而且,虽然我们在上文中说,很多“自保技巧”几乎没用,但并不是在所有情况下完全没用。根据美国犯罪行为学教授Jongyeon Tark 和 Gary Kleck统计的一千多个和性侵有关的案例,证明:大部分抵抗,无论是暴力(如抓挠)还是非暴力(言语上的沟通,如给钱等),都能在一定程度上阻止强奸的发生。

还有一点在于,侵害女性的案件中有很多临时起意的激情犯罪,案发偶然性很大。因此,即使有一天,制度的缺陷能够被解决,要杜绝这类案件也并不现实。所以,女性仍然有必要时刻掌握一些自保的方法。而女性在与男性的体能对抗中往往处于劣势,所以,站在大多数女性的利益上考虑,确实需要花更多的心思,学习如何保护自己。

这跟男女是否平等,是否尊重女权没有关系。在自保方面,力气小的要尽量比力气大的多费些心思,这是基本的生活策略。比如,小孩子生来也有不被侵犯的权利,但这不代表小孩子就什么都不用做了。美国仍然有成体系的教材,“呼吁小孩保护自己”,告诉小孩子如何保护自己。

的确,现实社会对于女性的保护远远不够,仅靠女性自保不可能解决问题。但也不应该因为有了“呼吁女性保护自己是不尊重女性”的想法,所以不去看一下自保常识,从而导致身陷麻烦中却不知所措。毕竟,灾祸一旦酿成,不管责任在谁,即使把罪犯枪毙八回,伤痛也是不可逆的。

加大管制力度和技术,并让受害者明白“不是你的错”

目前,最合适的心态是,在呼吁女性保护自己的同时,在管制力度和管制技术上多动脑筋。从以往经验来看,对女性的侵害行为,会随着技术的进步和管制力度的加大而被抑制。比如骇人听闻的甘肃白银连环杀人案,凶手在14年间杀了11名女性,却在2002年突然停手不再杀人。而正是在那一年,摄像头的监控技术得到大规模的推广和应用,这给凶手作案造成了阻碍。公安部刑侦专家张欣也表示:“白银案最终靠的是现代科技,凶犯要是放到现在,是逃不了这么多年的。”

还有就是对于被侵害者的后期安抚治疗工作。对女性的犯罪中,性犯罪较多。研究证明,比起战争、灾害、交通事故造成的精神伤害,被强奸后的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发生率是最高的,可以达到32%-80%。而如果是熟人强奸,则可能会造成更加复杂的心理问题。

对此,北京大学临床心理学博士徐凯文曾给出过一个理论上的建议:如果患者能够和一个客体(治疗师,男友,女友,孩子,甚至一只动物)保持一段长期并且足够稳定的关系,即便不经历专业的治疗,他也有机会在这段关系中,慢慢觉察到自己的一些特点,修通一些压抑的情结,学会一些新的模式,最终修复他在之前关系中所受的创伤。

然而,面对被性侵的事实,受害者和受害者家属往往会出现“难以接受”,“怀疑是不是自己的错”等情绪。中科院心理所的副研究员龙迪曾遇到过类似的情况:“有一个妈妈听到孩子遭受性侵犯,先给了她一个耳光”。

就中国的国情来说,我们可以推测,这是老旧的“贞操”观念作怪。但放到美国,仍然有类似的情况:18岁的女孩玛丽被性侵,随后报警。然而,在警察和亲友质疑她的故事前后矛盾后,她改口说这或许只是一个梦。最终她承认编造了这个故事——但事实是,她真的被性侵了。她被迫承认自己说谎。

综合来看,这或许是一种叫做“责备受害者”的心理:社会心理学家梅尔文.勒纳指出,当人们发现自己越插不上手、越无力改变事实时,对受害者的责备就会越无理。人们通过谴责来满足自己内心脆弱的“公正世界信念”。

这种心态显然是不可取的,受害者和受害者身边的人都应该及时调整。虽然应当呼吁女性保护自己,但要明确,即使女性没有能够成功保护自己,也不是她的错。美国前副总统拜登的观点值得学习。斯坦福校园性侵案后,它在给受害女生的公开信中写道:“我相信你,这绝不是你的错。你所遭遇的一切绝对不是女孩的错。我们要改革这样的社会......——负责任的社会,不会只怪姑娘不会反抗。”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