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二胎联盟”:这群独生子女威胁自杀、变性

By 落小雾 at 2018-08-27 • 0人收藏 • 1209人看过

2016年计划生育政策松动之时,一个名为“反二胎联盟”的群体悄然出现,他们言行激烈,甚至以自我伤害为要挟,逼迫父母放弃二胎计划。虽然反二胎联盟人数不多,但他们的极端故事,逼问着人们一个沉重的问题:中国父母们真的理解何为健康和自由的亲子关系吗?反二胎者在心理层面成年了吗?

“麦兜猪”加入群聊后,发了三张妈妈怀孕的照片,“我给你们看看她的照片”,“这么大了还能打掉吗?”她说,爸爸下跪求妈妈再生个儿子,现在,43岁的妈妈已经怀孕4个月。

名叫“海的尽头”的男生马上回复,“你妈这个岁数容易流产,只要你每天和她大吵大闹,气她、吵她,很快会流产”,更进一步地,“而且你要撕破脸皮,跟你妈吵的时候,推她一把也会流产”。

每当群聊里有新人加入,群主菲林和14位管理员就会轮番发言,劝诫他们:千万不能让二胎生下来。

群聊其实是个成员超过150人的线上“反二胎联盟”,成员们秉持着同一个信念:“二胎出生的那一刻,就是家庭破碎的那一瞬”。

群主菲林反对二胎的态度甚为坚决。8年前,她在家长会上威胁妈妈“敢生二胎我就敢弄死他”,此后坚持每天“敲打”,声称要“抱着二胎一起跳楼”。最终,怀孕6个月的母亲选择了堕胎。

然而,菲林无法原谅母亲的“背叛”,对于反二胎,她有种不计回报的狂热。2016年年底,“全面二孩”政策刚放开不久,菲林将志同道合的反二胎朋友拉到一起,成了现在的“反二胎联盟”。她把10月29日定为联盟的“耻辱日”,因为此前一天“政府决定实施全面二孩政策”,一年中,“夺走了100多万独生子女同胞原有的幸福”。

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持续了三十余年,独生子女文化和社会氛围已然形成,而到了政策松动的时候,很多家庭的第一个孩子已经10多岁甚至20岁,自主意识已经强大到对爱、财产有了强烈的主张,并且更为关键的是,他们具备了反对二胎的行动能力。

在“反二胎联盟”里,过激的行动和策划比比皆是:在哈尔滨上大学的重庆人赵青,听说妈妈怀孕的消息,当即买了三天的火车站票赶回家处理;因为父母提出生二胎,在外地读书的罗恬站在窗子上威胁他们“你们要生我就跳下去”;群管理员王新敏从3岁到12岁,关于生二胎的问题只有 “一尸两命”这一个答案。

反二胎群的管理员杨斌总结说,“反二胎不是靠父母的心软,而是靠自己心狠”“40岁以上能成功繁殖二狗的老繁殖狂背后总有个废物老大”。

自2016年起,初中生“荒原”潜伏在反二胎联盟的四个群聊里,观察他们的言论,一年多以后他总结出了盟友“如何让妈妈流产”的诸多方法:使用米司非酮(一种堕胎药),要求和妈妈同床、隔绝“猥琐的父亲”,威胁自杀等等,其中“米司非酮”最常被提起,也有很多人声称下药成功,但荒原没能联系到实在的例子。不过对于成员来说,手段够不够狠倒在其次,成功的要点在于态度的决绝、强硬。

为了强化这一点,联盟发明了一系列词语来加强和宣泄怨憎:二胎称为“二狗”,“繁殖狂”指的是以生育为乐的家庭,“独生主义者”信奉只生一个孩子,“孩奴狗”指什么都听任二胎孩子的父母,“服弟嬷”是像奴婢一样服侍弟弟的姐姐,“鱼鹰女”指被原生家庭压榨的女孩,就像鱼鹰,辛苦捕的鱼都被主人从喉咙里挤出来,自己只依靠小鱼活命。

成员之间彼此鼓励,主张用尽一切办法摆脱二胎困扰。那些犹犹豫豫不肯“行动”的人,总是被告知,如果不及时解决祸患,以后将永无出头之日,“宁可荒废学业也要让他们生不了二胎”、“就像块口香糖一样死盯着他们”。

像一块口香糖一样,17岁的姑娘刘宇因为住校,决定买一个针孔摄像头装在父母房间的吊灯上,随时监控两个人的动静,她做过测试,即便在没有开灯的夜间,摄像头也能捕捉到清晰的画面。

高二学生宋禹竹,六年前同意了生二胎,她“肠子都悔青了”。现在,她住在爷爷奶奶家,甚至被收走了家里的钥匙,原因是她曾经用菜刀砍坏了妹妹的床,并威胁放火烧了整栋楼。

宋禹竹声称父亲是仇人,从小对她除了打就是骂,要么皮带要么嘴巴,因为小学二年级一次考试没考好,父亲在晚上八点钟把她一个人扔进了黑漆漆的大山里。这也成为了生二胎的原因:你都这样了,我还不得好好对你妹妹?让你妹妹以后养我老。

每当新加入的成员讲述自己的经历,似乎每个人都能很快接收到故事深处的对父母的怨憎。“他们应该仇视自己的父母才对,”荒原发现,“那些反对父母生二胎的,逼迫自己仇视二胎,转嫁了仇恨的对象。”

深入了解会发现,反二胎联盟的成员大都面临严重的家庭问题,有的与家人决裂、独自在外生活,有的痛恨重男轻女的家庭氛围,有的甚至主张在成年后报复父母,对他们来说,二胎毁掉了他们的生活,揭开了他们亲情关系的真相,甚至也暴露了他们内心的不安、自私和怯懦。

以下是几位成员的自述:

菲林:“你敢生二胎我就敢弄死他”

我爷爷奶奶重男轻女,我爸是独子,我是女孩,所以他们一直逼我爸妈生二胎,还说必须是男孩。

2010年,我12岁,我妈怀孕了,一直瞒着我,4个月的时候我问她,她不承认,说吃胖了,后来肚子大了、瞒不住了,才告诉我,那时候已经6个月了。

我坚决不同意生二胎。有次学校开家长会,来了好多家长,有的带着二胎,我妈就跟我讲,看谁谁谁都有个弟弟妹妹,我就说,没有弟弟妹妹的占大多数。我还在家长会上当着很多人的面说,“你敢生二胎我就敢弄死他。”很多人都听见了,还有一个家长对我说,你妈要是生个二胎,就不会像以前那样爱你了。



最后,我爸妈决定瞒着我爷爷奶奶去流产。我和我爸陪着去的医院,我有点紧张,一直拉着我爸的手。我爸还很幽默,就说一个生命被扼杀了。我爸还说老年人都是重男轻女,让我不要恨爷爷奶奶。

手术做了两个小时左右,我妈躺在推车上,医生把她推出来,后来在病房,还有回家以后,我妈一直在念叨说,“爸爸妈妈爱你”之类的话。

我也没多大反应,心里还有怨气,因为这件事,我开始讨厌、痛恨二胎。后来单独二孩、全面二孩放开了,我心里很不是滋味。2016年年底,当时“全面二孩”政策刚放开,我把反对二胎的朋友们都拉过来,成了现在的“反二胎联盟。”

轰平:想生二胎的父母都不是好人

刚开放单独二孩的时候,我妈符合政策,我20岁,在外地读大学,她一下子空下来了。我认为父母想生二胎的原因大多是太空闲、有闲钱,正所谓温饱思淫欲。

她没和我商量,放寒假的时候就含沙射影地和我表达,这个政策挺好的,能让人有个手足相伴,要是你也有个手足至亲其实挺好的。

当时我就很反感地说,“这政策好什么呀,我不需要所谓的手足和所谓的伴。”

我毕竟已经20岁了,父母也是四十以上奔五的年龄了,二胎这个拖油瓶或多或少会在经济或者精力方面拖累我,毕竟再过两年我毕业后就赚钱了。国人都有偏心小的的恶习,二胎差老大的岁数越多越不公平。

春节的时候,表姨来我家做客,她们姐妹俩饭后在房间聊天,我在客厅看电视、玩手机,前面说什么我也没留心,但她们后来说到二胎我一下子警觉起来了。

我妈说她放弃算了,表姨说生二胎很好,干嘛要放弃?还说我妈生二胎占优势,人家小年轻生二胎是两个人养俩孩子,我家是三个人养一孩子,还说可以让我像小爸一样扶持帮衬弟妹,我一听就冒火了,忍无可忍地冲了进去。

看我气势汹汹地进门,她们当场愣住了,我指责表姨太过,“我妈已经决定不想生二胎了,你还游说她生,还要把拖油瓶二胎这个包袱甩给我接盘。”表姨说我自私,干涉父母决定,不要手足亲情,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反过来指责我。

可她们没想到我根本就不是好欺负的老好人。



我被她倒打一耙激怒了,和她吵,把她手上的杯子抢下来扔出了大门,玻璃杯,碎了,我就说,“要是我有了弟妹的话,小东西就和这个杯子一个下场,你们敢让我做哥哥,我就敢做杀人犯,到时候我等着你们把我送进去。”

我妈见我放狠话愣住了,我姨当时人发抖,不知道是因为怕了还是生气,还嘴硬说什么我“要是真敢这么做,就可怜你妈花20年养了个杀人犯”。

不过这么一来,我妈是彻底死心了。她说先前只是和我开玩笑的,后来也是我姨妈自作多情,说我反应不该这么大。

我一直在想,要不是我大闹一出,可能我妈真会被姨妈洗脑。我觉得反二胎不是靠父母心软,而是靠自己心狠,因为想生二胎的父母都不是好人。

后来我在“独生子女吧”看到了“反二胎联盟”的群,就加入了,我觉得群主很热心、很伟大。想生二胎的父母都是自私自利的繁殖狂,我们要帮助没有能力阻止二胎的人。

我和我妈至今都有隔阂,我无法原谅她当年再生一个的想法。到现在她不死心也不行了,2年前已经开始月经不正常,我成功拖过了她最后的生育期。但我就是放不下,她使我感受到了亲情的背叛。

我以后会结婚,但我一定不会生二胎,我是独生主义者。从小到大作为独生子,我从未觉得孤单,相反觉得很幸福,就算是冲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我也不会生二胎。

冠军:父母生二胎,我去变性

我出生那阵,家人挺失望的,他们想要女孩,爷爷奶奶一看是个男孩,就都不说话了。

因为父母想要个女孩,小时候把我当女孩养,穿女孩的衣服。那时候有性别意识了,感觉不自在,后来就习惯了。别人嘲笑我,幼儿园同学说,你怎么穿女孩的衣服?4岁之前都是父母给穿女装,之后就主动有了这种愿望,觉得这样父母就会很开心,会开怀大笑、亲亲抱抱。我很遗憾自己不是女孩,不然肯定比现在快乐,至少父母就不会经常盘算着再生一个了。

我小时身体不好,大概10岁左右,生病在床上躺着,我妈过来整理被子,就说:你看看别人家的男孩,生龙活虎的,你一天到晚弱不禁风的,哪有点男孩样,还不如当初生个女孩。我就想,是啊,如果我是女孩,就不会总让你不满。

妈妈说如果能生两个,最好是两女孩,一对姐妹花,那她得幸福死,其次是一男一女,最次才是两个男孩。但是最次的情况也比现在强,现在她生了一个废物。我面对她平躺着,眼睛都懒得睁,听她讲。

小时候我妈给我洗澡,会逗我,抓住我的丁丁,开玩笑说:“剪掉!”说这话的频率,和说“你要是个女孩就好了”差不多吧,比如她网上看新闻,可能哪根神经又触动了,过来一把抓住,“这东西有什么用啊,剪掉!”反正她对剪丁丁情有独钟。

如果不听话,我妈就吓唬我把小JJ剪掉。我就不理解,为啥剪掉就不闹腾了?我妈说,因为女孩听话,比你安静。我就明白了一个道理,把小JJ剪掉,是变成女孩的重要途径。

我从记事开始就想变性,当时不知道有这种手术,只是每次被妈妈训了一番以后,就想切掉。

我考虑过自己动手切,切完怎么包扎,就交给医生了。没想过麻醉。自己动手只能硬挺着,我觉得挺不住就晕过去呗。趁家里有人,被家人送到医院。如果死了就死了吧。(工具)就菜刀,我想过用绞肉机,因为听说过断肢再植,我想切下以后绞碎,就不会被接上了。

有好几次(想动手),最后都没成功。有天晚上父母都睡了,我走到厨房,拿着菜板和菜刀,把下面这堆累赘往上一放,觉得只要一用力,一切就都过去了。我盯着丁丁,看着就讨厌,父母不喜欢我,就是因为长了个这个东西。刀很锋利,划破了一点表皮,没出血,就是感觉疼,疼了一个礼拜。下体神经很多,挺不住的,也怕失血性休克,可能救护车还没来我就不行了。我还想过,如果切完受不了就从楼上跳下去。但是第二天又有个大新闻,又是一堆苦恼。

我八九岁偷偷穿我妈的衣服,被她撞见,她回到家一边换衣服换鞋,一边和我说话,“你穿成这个样子干什么?你想当女孩吗?”我就点点头。她说,电视里有变性手术的新闻,你也想做一个?我没承认也没否认。

晚饭的时候,她就跟我爸说,“你儿子今天穿我的衣服,他说想当女孩。”是那种开玩笑的口气,我爸说,“这问题有点严重啊”。我妈说,“他说他想做变性手术”,我爸说,“那咱家可就绝后了。”我妈说,“那怎么办?再生一个?”



我觉我穿女装被她撞见,是很重要的节点,从那以后她越发想生二胎,经常关注政策变化,盘算自己多少岁了、还能生吗之类的。我那时候还和他们睡一屋,睡前他们讨论,留下我在被窝里瑟瑟发抖,特别想把下面割了,梦想着一觉醒来就变成女孩了。

今年3月我才知道我妈怀孕了,其实过年就怀了,一直没告诉我,我开学走了才说。她和我视频聊天,突然把摄像头转向,说你看我这肚子,这么大了。

她打电话给我,我就说不要。反对无效,还是继续怀着,她打电话就是通报一下,不是来征求意见。我这么多年的噩梦,终于要变成现实了。怀二胎以后,我有点不爱回家了,感觉家要被另一个人占了。回去又能怎样?一哭二闹三上吊?我要是死了,那他们更铁定要生了。

其实女装是缓解精神压力的好办法,她怀孕以后我就更频繁女装,穿那种小背心、紧身裤,还有一些舞蹈服或者塑身衣,被紧紧包裹也是一种安全感。

我以前也跟我妈讲过我小时候的教育问题,但她觉得从我记事开始,就已经不当女孩养了,所以他们没有错,甚至觉得如果生个妹妹,有个对比,我就知道男女是不一样的。有时候她还会反问我,是不是觉得自己不像个男孩。如果我不同意,她就说,那你说说你哪里像个男孩啦?

我也不知道我哪里像个男孩,所以一直没找女朋友,我不想耽误她们。我对自己身体也很自卑,夏天从来不穿短袖短裤,就是为了遮住很瘦的胳膊,以前我会不剃胡子,证明一下我还是个男人。

其实我并不恨她的培养方式不当、造成了今天我这个样子,我只是觉得,既然一切已经造成,还不如同意我去变性。这样我也痛快,她也痛快。

我和她提过做变性手术。比如,她又说我一点男孩样都没有,我就会顺势说,“那我去变性怎么样?给你当女儿。”她就说:“不行。变了你也不是真女人。”就不了了之了呗,过段时间,她还会感慨要是有个女儿就好了。

后来,我默许了她的怀孕,就是觉得如果我哪天死了,有个二胎,父母也不至于没人照顾,如果有二胎了,不愁传宗接代了,父母可能会同意我去变性。

我三四岁的时候,有次我爸妈带我去公园玩,那时候还太小,只能玩幼儿的滑梯,也就一人高的那种。我爸妈就鼓励我去滑,我妈等在滑梯下面,张开怀抱等我滑下来。我就在那里玩了十多次滑梯,这是我小时候仅有的关于游乐场的的回忆。

他们最初谋划生二胎的时候,我会做梦,梦见自己变成女孩了。变成女孩后好像也没做什么,就是一些一家人其乐融融的生活场景,父母把我视为掌上明珠,再也没有提过想生二胎的事情。好像还有学舞蹈的情节,他们把我举高高,亲亲抱抱举高高。在现实里,我4岁以后他们就再没把我举高高过了。

罗仔:威胁一辈子独身

舅舅生了小孩以后,我妈老往他那跑,表哥生了小孩,她也老去送礼物。她时不时提一下,类似“好可爱啊,我要不要生一个”。

有天一起吃饭,新闻播什么姐弟感情好,我妈突然提出,你看有弟弟多好。当时我那顿饭吃不下去了,感觉眼泪已经哗啦哗啦往下掉,然后就说“我饱了”,留下碗就走了。

我回到房间,脸埋在枕头里,觉得自己哭到了天崩地裂,最后哭冷静了,给他们写信,那种16开的稿纸,写了两页,说我不同意生二胎,(理由)涉及财产问题,涉及那时候学习压力大(面临高考),“我希望你们能够考虑好,如果你们真的生了的话,你们管好他,不要让他哭,吵到我,否则我怕我会自己会忍不住掐死他。”

后来,我妈也再没说生二胎的事了。

到我21岁,已经上大学了,我妈突然又提起来,“唉我想生个二胎,你觉得怎么样?”就像想买个iPad的那种语气一样。

然后我又写了一封信,这次冷静一点,我就说,如果你们真的再生一个,我就会把他当成我的小孩,你们以后不用指望我自己生小孩了,不生小孩子那也没必要结婚了,以后一辈子就带着他好了。

我希望他们能对自己的决定负责任,是因为喜欢看到小孩的成长而生小孩,而不是因为想生小孩而生小孩。

我从小学时候开始,他们经常晚上一两点还不回家,我必须要把灯全部打开,必须要检查一遍房子有没有藏人,经常睡不着胡思乱想,万一他们出车祸或是被打劫之类,我一个人要怎么活下去?直到他们回来我才睡得着。

在我的印象中,我们家总是妈妈找妈妈的朋友、爸爸找爸爸的朋友,我找我的朋友。大人们说我是怕被争宠,其实我连被宠爱的感觉都没,有什么好争的呢?



我感觉爸妈生我是因为别人给的压力,现在慢慢大了,就感觉自己是他们买的养老保险。我妈要我晚上不要晚回家,她会说“你有什么事爸妈怎么办?养你这么大”,而不是说“你如果有危险怎么办”,就有种投资跌停的感觉。

有时他们会有些措施,保证我照顾他们才能分到家产,不然就捐给慈善机构。我家有个铺子,租金是我的零花钱,我之前想去英国玩,办签证要财产证明,我说那就把铺子过给我吧。我爸说不行,什么都给你了,你以后不要我们怎么办?我觉得很好笑。

说到在广州添房产,我爸就说,“你在家,房子不用你操心,但是你要去外面,一分钱也别想。”他们就是一定要我留在身边。

他们想要我做他们想要的事情。比如结婚生小孩,“父母培养你长这么大呀”之类的。他们把我的男性朋友分两类,一类是婚姻对象,一类不是婚姻对象。

我就问他们:“人为什么要结婚?”

他们就告诉我,“生小孩。”

为什么生小孩?为了催他结婚吗?

回答说,这就是人类的规律啊。

我很多时候会感到受伤,感觉以“家人”来要求他们的话太高了,他们达不到。我是个看鬼片的人,但我看到电影里亲人团圆的画面会忍不住哭,觉得那是我求不来的生活,现在搞到自己底线越来越低,对亲人越来越没要求。

我就是无法想像有个弟弟,他像当年的自己一样,自己在家吃饭,自己在家睡觉等家人回来,总之我是真的不想世界上再多一个我这样的人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