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创阿里”的马云 终于走向了行为艺术的巅峰

By 落小雾 at 14 天前 • 0人收藏 • 649人看过

搜狐科技 文/马颖君

不同于许多狼性十足的男性企业家,马云似乎并不那么钟情于事业,他更符合现在年轻人的审美,好玩、有趣、放得开。

年会上扮演白雪公主,头戴面具模仿杰克逊,披上军大衣唱样板戏,马云开创了“娱乐自己,取悦员工”的互联网公司特色年会文化。不过马云早就不满足自家的舞台上表演,在别人的场子里,他也会拉上宋小宝一起演小品。近两年更是玩开了,和武打明星一起拍摄电影《功守道》。

而这一次,作为企业家的马云达到了行为艺术的巅峰。

一、离开前的准备

9月10日教师节,也是马云54岁的生日。在这样一个有多重意义的日子,马云发表了公开信,表明明年今日将不再担任阿里巴巴的董事会主席,现任阿里集团CEO张勇届时将接替他的位置。马云想回去做老师,他称自己做老师比做老板更擅长。

即便是明年再卸任,马云的年龄也不过仅有55周岁。对于一个企业家来说,这正是年富力强的年纪,至少还可以执掌公司10年。然而此时的马云却认为,“世界那么大,趁我还年轻,很多事想试试”。作为阿里巴巴的创始人和精神领袖,这位马老师在把阿里打造成一个市值突破4000亿美元的公司以后,要追逐自己的第二春去了。

早些年,外界流传着这样的评价:如果李彦宏离开百度,公司所受的影响是70%;如果马化腾离开了腾讯,公司所受的影响是50-60%;如果马云离开了阿里巴巴,公司所受的影响只有30%。

据说马云听说以后,觉得这个比例还可以再低些。

马云选择现在预告将要离职消息,说明他现在认为这个数字已经远远低于30%了。

今年7月27日,阿里巴巴在发布的2018财年年报(20-F文件)中详述了迄今为止最大的架构调整,而此次调整的核心内容就是减少马云和谢世煌对公司的控制力。

谢世煌是马云早年在外经贸部的老同事,二人是密友。谢世煌深得马云信任,但并不担任业务线上的高管,在阿里巴巴内部也近乎隐身。虽然同样拥有阿里大量股权,但实际上谢世煌是马云的一致行动人,因而此次对马云和谢世煌二人股权的调整基本上可以看做是对马云一人股权的调整。

目前阿里巴巴VIE架构中5家公司中的4家,绝大多数股份有马云和谢世煌所有,此次调整的方向是,让这些股份逐渐被阿里巴巴的高级管理者所有,让他们拥有公司更多的控制权。

阿里巴巴调整前的VIE架构

阿里巴巴的这次VIE架构调整,将在2019年最终完成,届时,也将是马云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的时间。

很多人对于马云不在担任董事会主席的决定颇感意外 ,但实际上,减少股权,减弱控制权,削弱自己对公司的影响,让更多高管持有公司股份,正是马云为“退休”早早做好的准备。

对于阿里来说,马云早已经成为了阿里的精神领袖,阿里的代言人,即便“退休”,马云的对阿里的影响也无法分割,而他选择在年富力强之时选择彻底放权,更多的代表着一种传承精神。

“传承”一词在马云昨日的公开信中,被提到了6次。

然而传承谈何容易。且不说47岁的马化腾,50岁的李彦宏都没有找到接班人,就连74岁的任正非、83岁的宗庆后和69岁的张瑞敏都尚未解决传承问题。

二、马云放手的底气

愿景、价值观、制度、良才,都是马云可以放手的原因。

阿里巴巴称自己是一家由愿景驱动的公司,“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做一家102年的企业”被反复提及。

“百年老店”是很多企业家的梦想,但很少有公司反复向外界宣扬。马云说,“大多数人因为看见才相信,少部分人因为相信才看见。”

然而传承只靠愿景是不够的,还需要有完善度额制度和成熟的人才梯队做保障。

2009年,在阿里巴巴十周年庆典上,马云等18个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一起辞去了创始人的职位。马云当时说,“明天早上我们讲继续去应聘、求职阿里巴巴。”十八罗汉集体辞职意味着阿里巴巴从彼时起告别“创业年代”,进入“合伙人时代”。

“希望阿里巴巴再度接受我们。”马云对着当时台下1.7万名阿里员工说。

此时距离阿里巴巴上市还有5年的时间,员工规模不及现在的六分之一。而马云似乎并不是在对话一家由自己掌舵、创立仅10年的民营公司,他放佛在双手摊开举过头顶,膜拜一家百年企业。这仅仅是马云在众多关键节点上的“表演”之一,他巧妙地使用语句,不断抬高阿里在创业伙伴、员工和社会外界心中的地位。

马云的用心良苦是避免老将用功自傲,同时也是为了给更多的优秀人才腾出位置,让年轻人有更多的希望和向前的动力。

马云带领十八罗汉集体辞职一举也成了阿里建设人才晋升制度的开端;也是从这个节点开始,这家公司开始有节奏的积累组织传承的经验。

接下来,2013年1月15日,马云辞去阿里CEO一职,同年3月11日,陆兆禧走马上任。在陆兆禧接任自己之时,马云说,这是第一次,未来还有很多次。

果不其然,在接下来的5年内,阿里开始由60后向70后交棒。同为1972年出生的张勇和井贤栋分别从陆兆禧和彭蕾手中结过了阿里集团和蚂蚁金服CEO的职位。

不仅是阿里和蚂蚁,菜鸟和阿里云等阿里重要业务板块也完成了管理团队的更替。

马云在昨天的公开中,有这么一段话值得高亮突出:

我们把文化,价值观以及团队合作,纳入到对每个同事的业绩考核之中。

在阿里,交棒文化贯穿从CEO到总监的整个管理层。只要到总监的层级到达M4,公司就会要求为其自己的岗位寻找和培养接班人,如果这点做得不好,即使日常业绩很好,年终绩效也会大打折扣。阿里将这种“传承”文化写进了公司制度里,为年轻人打通了更多的上升渠道。

与此同时,阿里还在不断培养新的管理者,并把权力交接给他们。新上任的淘宝总裁蒋凡是85后,这位年轻的总裁对阿里最大的贡献在于打造手淘,在张勇的团队里完成了淘宝的无线化。除了蒋凡,去年又有两位80后技术人才成为了阿里新晋合伙人。

根据阿里官方公布的数据,在资深总监以上的核心管理人员中,“80后”占到了14%,一般管理层和技术骨干中,80后已经占到了80%。与此同时,“90后”也正在崛起,目前的90后管理者已经超过1400人,占到管理者总数的5%。

成熟的人才梯队建设保证了阿里源源不断的人才供给,马云对阿里人才储备的评价是,“良将如潮”。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方可闲庭信步,这是人才队伍上最大的成功。”今年井贤栋接替彭蕾任蚂蚁董事长一职时,马云曾这样评价。

三、五十知天命

马云给自己新名片的第一行加了一个新名头:中国浙江 杭州佬。

马云新名片

杭越之地多巨贾,马云也经常被拿出来和另外两位杭州商人做对比,这两位商人一位是胡雪岩,一位是范蠡。

和胡雪岩相比,54岁就提前宣布退休的马云显然更懂得急流勇退,从这一点上,马云更像范蠡。

马云曾经说过,中国的顶级企业家都不能善终。

关于“善终”的话题,2013年马云在接受《时尚先生》采访时说:“我们不像美国、日本、欧洲这样的发达国家和地区,已经诞生了庞大的企业家群体,他们证明了自己,我是努力希望成为国内这个时代一两个顶尖的企业家,但历史上先出头的企业家,最终的结果大多不理想。”

盖茨、巴菲特在告别商界后,通过裸捐和成立慈善基金会,得到了全世界的尊敬和称赞;但是在中国,顶级商人全身而退,则需要大智慧。

被誉为中国商业始祖的陶朱公范蠡,算得上是全身而退的顶级商人之一。

范蠡自从投奔越国后,辅佐越王兴越灭吴,立下赫赫战功。在帮助勾践卧薪尝胆成就大业之后,范蠡却宣布隐退,表明自己已无心权力,转而投身商界。转型为商人的的范蠡生意做得顺风顺水,但他却数次四散家财,甚至为了避免名声过大而更改姓名。

古有范蠡,今有马云。

如今的马云已经不太过问公司的事情,而是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公益和教育上。阿里巴巴西溪园区的一名保安称,马云过去一年只去过公司12次,却给年轻人讲了122次课,参加了53场公益活动。

现在,他又带着自己的老朋友一起削减股份,提前宣布卸任董事长,同时准备着去做乡村教师。

已经到了知天命年纪的马云并不觉得此前关于“善终”的看法过于悲观,他表示,事实也是,历史也是,历史不会因为今天而改变。

“我马云已经知道自己的结局了,所以我很乐观地看待这些,干呗,反正好坏也就是这个结局嘛,这才是真正的乐观主义。你知道结局很悲观,你还要去干,那才是高手。”

“沧海一声笑万籁俱寂,风萧萧日落退潮去。”在《功守道》的主题曲《风清扬》中,马云唱道。这意境,像极了他将全身而退的潇洒决定。

像年轻人在辞职报告上面写的理由那样,马云在公开信中说,“世界那么大,很多事情想去试试”,最后加上了那句著名的话,“万一实现了呢?”

这个充满理想主义色彩的行为艺术家,自带让人相信“万一实现了呢”的气场,他带着新的梦想,二次出发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