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肥事,吴秀波去哪儿了?怎么最后就变成一场女人的混战了……

By 落小雾 at 2019-01-22 • 0人收藏 • 2732人看过

同学们都在催促着写著名演员吴先生的大瓜,但禀承着让子弹飞一会儿的专业精神,以及私人事件升级成为刑事案的严肃背景,所以我们的稿上得迟了一些,请各位客官原谅则个。

其实我采访过吴先生两次,第一次在2013年,那时他刚红,事后再翻看这篇专访,还是颇有意思的,大家一会儿可以翻翻第三条。

2013年年中的吴秀波很微妙,他正在高速窜红,从电视圈进军电影圈,但又面临与长期拍挡海清的一拍两散,与汤唯的绯闻也若隐若现,而按陈小姐的爆料,此时的他已然与她有了勾连。

谁也想不到,吴先生私下里其实是钟情这种身高一米五,形似幼女的蠢萌小女孩,而吴先生自己也没有想到,七年之后,他这位段位高超的老司机偏偏会绊倒在小小一个汽车司机女儿的执拗痴愚里。

事发中秋之夜。

2018年中秋,十八线小演员微博爆料与吴秀波的七年情,漫漫长文控诉她被佛经洗脑做保姆,错付七年青春,换来的是家暴欺骗以及小三小四小五……

当时舆论炸祸,奇怪的是很快就平息了,事主没有再跟进爆料,吴先生也无任何回应,只有吴先生的工作室到处发律师函让自媒体删稿,此事算是无疾而终。

按照常理推论,感觉事主应该是被“说服”了,至于是用钱“说服”还是用情“说服”,从后来双方提供的剧情来看,应该是用钱“说服”了,因为两个人签了合同。

这个合同涉及的金额有多少,按六六的说法类似是“嘉庆帝查抄和坤”那种连锅端全副身家的钱,而比较流行的说法是六千万。

然后出人意料的剧情又发生了,这六千万先给了二百万之后,吴先生邀请陈小姐回来签三方合同,哪知一回来公安在机场以敲诈罪就把人给抓了,从十一月份关到了现在,应该是证据确凿,不然不会关这么久。

两个月后,原本随女儿过上富贵生活的陈小姐的父母在求情不成之后,于2019年1月在微博哭诉女儿被捉求吴先生放过的长信。

▲木木母亲哭诉节选。鉴于大家应该都看过全文了,这里就不多放出了,而且后面的内容也大致一样。她父母将姿态放得很低,“恳请”、“您”、“得饶人处且饶人”等等,也是极尽柔软身段啊。

此事,娱乐圈纪检委富家公子王思聪连发四五条微博,让事件迅速发酵:

加上金星、袁立等人立场鲜明的助攻,吴秀波这个出轨门已经成了本季度最让人目瞪口呆的瓜。

此事已然由私人恩怨上升到了法律事件,目前可见的结局就是:

第一:吴先生人设全面崩塌,想要回到幕前恐怕是很难了。

第二:陈小姐妄想靠老男人一举改变人生的梦彻底破碎了,牢狱之灾是少不了。

第三:目前来看,事件最大的得利者是原配。忍辱负重这么些年,最终在2019年开年一举将渣男置顶在道德的审判台上,又一举将小三送进牢中,财产保住了,还获得广泛同情,不愧是经纪人出身,行险着,得大圆满。

如果要拍一个原配的完美复仇案,何老师确实是真人示范。

一桩上不得台面的婚外情纠纷变成今日说法,个中曲折离奇狗血淋漓的剧情自不用说,其中折射的世情颇让人玩味:

第一:每一种身份的人都是有朋友圈的,一般来说,大婆帮大婆,小三同情小三,人都是屁股决定脑袋。

有人奇怪王思聪为什么这般舍力帮陈小姐,原来因为他的现任女友是陈小姐的闺蜜。

其实每一种身份的女性都是有朋友的。

我有个朋友嫁了一个阔佬,孩子放在香港半山的国际学校。

她就说,他们国际学校的妈妈们分两派,一派是太太帮,是名媒正娶的太太们在一起玩;而另一派则是女朋友帮,都是帮阔人生了孩子的妈妈。

两派泾渭分明,绝不会在一直玩,而且一直互相看不上,连带两边的孩子也分成两派,正室的孩子跟正室的孩子一起玩,外室的孩子跟外室的一起玩。

这也是人类社会一件很有意思的事,交友其实看职业,看身份,大多数人交到的朋友都是因为处境相似,这样的共同语言才多。

世人常常看到太太们团结起来打小三,比如六六就是典型的大奶教教主,所以会义愤填膺大骂男渣女贱,谁也别想抢老娘家的钱……其实做有钱人女朋友这个职业的女孩子们也挺抱团的。

陈雅婷是王思聪的现任女友,为女友抱不平,这个枕边风吹得王公子醉,这么义气,还不是因为某种兔死狐悲的伤感——

做有钱的人女朋友也是血泪斑斑啊,吴先生此举坏就坏在搞乱了有钱人女朋友这个行业的某种底线,以前当有钱的人女朋友分手要点钱天公地道,现在不但连钱都要不到,还有坐牢的危险,简直对于有钱人女朋友这个职业是毁灭性打击,今后漂亮女孩谁还敢做这个行业……婶可忍姨不可忍,当然要替姐妹讨一个人间公道。

而姨可忍,叔也不可忍,思聪之所以这么愤怒,也是憎恨吴先生做事太绝,把行业潜规则破坏了,万一经此一役,漂亮女孩都不肯做这 一行了,影响了多少有钱人找女朋友的好事。

这就是吴先生出事后,女人喊打,男也也喊打的原因——吴先生啊吴先生,你下手这么狠,简直是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害得大家以后都不好找女朋友,你说你该不该骂?!

第二:穷人乍富之后,如果改不掉穷人思维,迟早你还是会变回一个穷人。

我们常说暴发户最难改的就是他的穷人思维。

什么叫穷人思维,就是指富裕了以后,仍然用穷人的姿态活着,在不该花钱的地方拼命花,为了虚荣,而在该花钱的地方拼命省。这两点,陈小姐都犯了。

比如在社交媒体炫富,这就是典型的穷人暴富之后的恶相。

一个金钱来历不明,完全靠人供养的年轻女孩拼命地在社交媒体上晒莫名其妙的富贵生活,不是为了当网红,也不是为了卖货,完完全全是为了炫耀,可见她的肤浅。

▲有网友细点了这几年她在ins上晒的奢侈品,总价超过五百万,还不包括酒店旅行和其他的费用……

晒出来的东西价格皆以万、甚至十万计,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有钱,每一张照片都结结实实在说一件事,老娘现在有钱了……

不但让人觉得可笑,矫情,更成为灾祸,每一样东西加起来不可思议的高价,马上就变成她敲诈有钱人的铁证,这可能是年轻的她完全没有想到的事……真是可叹啊……

▲陈昱霖深谙“漫不经心地炫耀”这种小把戏,称体重时露出香奈儿的拖鞋,晒狗狗时暗暗地拍上硕大的“H”,她的包包、衣服、鞋子也大都是奢侈名牌。

隔三差五去旅游,要住就住顶级酒店:

再往后就更加吓人,貌似有了自己的私人飞机,晒出几百万的名表,和好莱坞名流都有了交情,过生日的排场俨然超级富家女。

▲私人飞机

▲几十万的爱马仕

▲过生日带着杜嘉班纳的皇冠

▲秀百万名表

她可以几万块钱一个包,三十万买一块表,坐私人飞机,但在最该花钱的地方不舍得花钱:

人家吴先生动用最好的官司团队来保护自己,步步为营,精心设局;她却蠢到连律师都没请,轻描淡写地蹭律师意见,根本没把身家性命当一回事,威胁敲诈不当一回事,总觉得这是闹闹脾气。

人家早就布好局准备下套了,她又突然后悔想谈感情,蠢到这种程度真是叹为观止。

这充分说明,一个人有钱了以后,第一步是要武装头脑,改变思维方式,用钱去买时间,买经验,买保护,买知识,要不然迟早有一天会变回一无所有的从前。

第三:它悄悄地展示给我们看到豢养是如何迅速地毁掉一个人的。

小女孩迷恋男偶像是常有的事,但男偶像的所做所为确实能大大地影响小女孩的成长,在吴先生和陈小姐的这件案子里,吴先生采取的是高压态势的豢养方式。

▲木木的闺蜜曾经爆料过她和吴秀波的交往过程,在她的描述中,看起来这种恋爱关系很像是一种软性的控制。

闺蜜还爆料了当时她们的聊天记录:

吴先生从来不缺女人。

从前在北京最好的地方唱歌,有钱又帅,他自己都说女朋友不知道经历过多少。后来他的走红,多多少少也与他的女人缘有关,女人们都肯帮她,无论是刘蓓也好,海清也好,都是铁了心帮他上位的贵人。

帮他的大女人很多,但由他全面管控,享受养成乐趣的小女孩显然是年近五十的他更感兴趣的所在。

聪明的女孩难管,能让他全面管控佛经洗脑,对他产生十二万分迷恋和痴情的女孩难免头脑简单。

简单地说他的养成计划需要找的是傻白甜,他用的也是富人常用的豢养宠物的方法,用圈养缓慢消磨她的生存能力,然后再给她包,给她表,给她私人飞机,让她习惯高消费与高等享受……

当她完全习惯了与自己生存能力完全不相配的富贵生活之后,她就会完全离不开他,并把取悦他当成生活的唯一重心——慢慢地,她就变成了一个没有社会竞争力的废物,一个眼里除了他没有任何想法的怪物。

▲陈昱霖的家庭条件算是中等,父亲是汽车司机,妈妈是汽车销售,她自己长得漂亮恬静,也是艺校本科毕业,看得出来从小也是衣食不缺。当年她还叫做“陈玉琳”,穿衣打扮也都是小家碧玉小女孩的样子(图上),和后来她狂晒钞票的暴富名媛的形象(图下)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七年啊,七年一个男人的豢养就彻底把一个简单的女孩给完全改变了。

一个老司机说过,找情妇既不可以太聪明,也不能太蠢,还要懂得适时放生,助她一程,要不然真是可以害死你。

吴先生没有老司机这样的善心,也没有这样的耐心,毕竟他太忙了,他不想要了就丢开手。

没有想到的是,傻白甜容易控制,但同样也容易犯傻,在失去生存能力失去宠爱之后会变成一头失去理智的野兽,咬住青山不放松,随时可以揽住你一起死的人肉炸弹。

因为没有别的生活乐趣,把金主视为人生唯一救赎,极怨,极怒,极恨和极不理智的行为就随之而来,一个敲诈犯的产生固然有她本身的不善,豢养本身造成的失智也是重要成因。

第四, 这是一次真正意义上关于分手费的法律普及。

在传统的中国社会,年轻女孩的贞操和青春通常是有价钱的,比如以前的男人娶亲要付要价不菲的娶亲费用。

民国的时候,上海上流社会最常见的新闻,就是某个小开和哪个小姐谈恋爱,珠胎暗结,这个时候,无论这个孩子生还是不生,都是付出一大笔钱来了这个难的。

比如洪晃的亲外婆,当年永安公司的康克令小姐与沪上小开恋爱,分手分得颇为难看,于是康克令小姐断然聘请了上海名声最响亮的律师章士钊帮她打官司,要到了五万元的分手费。当年的五万大致相当于现在的一千万,代价不菲,但也算能够负担。

▲当年这位头脑清楚、手段雷霆的康克令小姐叫谭雪卿,曾是上海滩上有名的交际花,后来成了永安公司康克令钢笔专卖柜台上的售货员,人称康克令西施。配偶为陈度(陈伯权),是军阀陈调元之子。两人未婚同居,谭有身孕后,不愿为妾。后来请章士钊出面调解私了,将谭所生女儿托付给章,取名章含之,也就是洪晃的妈妈。

在现行的法律里,所谓的“分手费”“恋爱青春损失费”缺少法律依据,不受法律保护。

▲在讨要分手费这件事上有很多类似木木的“狠角色”,苏永康的前妻冯丽清在分手后就多次要了分手费,搞得苏永康不胜其烦,还说出了“你也享受过’”这种鬼话来。

我的朋友一位资深的律师告诉我,给钱了难和勒索其实只有一线之差,这一点,吴秀波想必比谁都清楚,毕竟他演过。

▲讽刺的是,当年吴秀波也演过近乎一样的剧情,看看波叔这震惊的神色,只不过现实中的女孩很多都意识不到这种法律概念。

要学法啊,同学们。

第五:我觉得这件事最可笑的地方在于,在中国式出轨案里,男人仿佛不存在,最后通常都会变成一场女人的混战。

从去年中秋到新年,这桩惊涛骇浪的出轨升级敲诈案分成两个战队,陈小姐这一队要塑造的人设是无知少女惨被老男人洗脑七年追随换来无情入狱;而吴先生这一边要塑造的是老男人被心机婊设套利用敲诈勒索天价赔偿……

但这件事情最诡异的一点在于,无论撕得多凶,下场混战的全都是女人。

这大概是最具中国特色的出轨事件,明明是男人出轨,最后出来收拾残局的撕人反杀的,全是女人,犯错的男人,消失得无影无踪,好像这事跟他没关系,歉不需要道,责任不需要负……

我只想问一句:这是怎么肥事,始作俑者吴先生到哪里去了?

贪财好色可以,俗也可以,别做怂人。


Loading...